In the business of theology it is hard not to be controversial - Jurgen Moltmann

Sunday, 17 June 2007

關燈的人 :: the one who switched off

I was the last person to evacuate the old postgraduate study room.
I'll miss the view from the window.
.......................................


星期五下午,
我是最後一個撤離舊有工作間的研究生。
同學們在過去個多星期已經陸陸續續的搬進新的地方了。
人去。樓空。


剛來的第一個學期
就在中間的長桌上『亞洲基督教神學』的課。
去年這裡改作臨時工作室,
我就挑了這個窗前的位置。
不捨的,當然包括這風景。


四月中突然被召回香港時,
以為可能要從此告別工作間了,
就在那個濃霧罩古城的下午,
特意為Angelo拍照留念。

回來之後,
牆外多了這塊東西。
(租務代理人,一個不留神還以為是從前的上司!)


十多年來,神學院租了旁邊這座
Thomas Chalmers House的底下兩層,
讓幾十個研究生和『非西方基督教研究中心』共用。
大夥凉窗喜讀泡茶喝啡呼朋引類又默默耕耘,
以為這段日子可永遠。

只是愛丁堡物業市場大旺,業主大幅加租,
學院只好把我們召回娘家。
奈何。

3 comments:

hmvchan said...

嘿,做左修改喎,無寫人地個名出來!

見到個Leung,就比你有如此奇特的聯想,
無野好講,有d野,要好耐至戒得甩,
又或者一世都戒唔掉?哈哈!

Yam 飲者 said...

修改,是為了讓更多人看得懂,而不單是小圈子內的笑話。
另外HMV可能有點讀寫困難,問題一定要連同Tie來看,而不是單看Leung嘛。明冇?譬如如果俾你見到某校教職員名單上有譚家菜博士,你都可能打個凸啦,那不能說你見到姓譚的都有反應嘛。

zo said...

見到hmv, 忍唔住搭句咀.
係囉, 真係有咁上下交情/交手, 先有咁既聯想, 好似xx不散咁:p
個景真係唔錯. 羨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