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 the business of theology it is hard not to be controversial - Jurgen Moltmann

Wednesday, 20 June 2007

雨、晴、雨、晴 ::pour & shine & pour & shine

凌晨到早上的倒水暴雨之後,
竟然給我碰到前所未見的野鴿洗澡時間,
嘩,小朋友玩水多開心!

【about 11:45am, Princes Street Garden】


【about 7pm, Ramsey Lane from study room】
【credit: lighting control: Ben & Emily】

陽光普照幾個鐘頭之後,又來了。
(那個雷雨帶細小得連在氣象衛星圖片上也看不到,
就落在我們頭頂!)

倒完水,又放晴,
趁機速速回家煮飯去。

【about 8pm,Old Town from Princes Street Garden】

一天之內千變萬化,典型的愛丁堡天氣。
好玩。

3 comments:

烏鴉洗澡 said...

順便洗澡的不只有鴿子。

傍晚的那場雷雨不偏不倚下在我們頭上,屋漏偏逢連夜雨,我的帽子正好忘在來時的公車上,兩人只好躲在亞瑟王寶座稀疏的樹下吃粽子。

ton^chat said...

、、、、、、、、、、、、
、、、、、
、、、、、、、、、、、、、、、
、、、、、、、、、、、、、、
、、、、、、、、、、、、
、、、、、、、、
、、、、、、、、、、、、、
、、、、、、、、、、、、、、、、
、、、、、、、、、、、、、、、、、

Yam 飲者 said...

烏鴉幫主,有幸得在亞瑟王的寶座上吃粽子,此刻無價啊!

阿貓,雨水夠多了,暫時不用加添了,好意心領了,謝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