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 the business of theology it is hard not to be controversial - Jurgen Moltmann

Saturday, 17 March 2007

廢除戰爭?


聽愛爾蘭Irish School of EcumenicsLinda Hogan講她和Stanley Hauerwas等人草擬的《在廿一世紀廢除戰爭》的獻議。感慨。


她講的不是停戰停火,而是從人類文明裡面完全取締『戰爭』和跟戰爭有關的東西,是abolition of war,即是說,包括了廢除軍隊,取締武器等等。


正如她說,人類歷史一直都充滿著關於權力的描繪、關於戰爭的記述,工業革命、科技的改良,其實主要都是為戰爭服務。人類一直有戰爭的本能,而且假設戰爭是必然甚至是正當的。


她認為,我們覺得戰爭合理,問題正是出在『公義戰爭論』(just war theory) 之上,因為它令我們相信有某些戰爭是該打的。如果視『公義戰爭』為主要參考,『非暴力』(non violence) 為特殊手段,那麼永遠都不會想到要廢除戰爭。而且,假如戰爭是伸張正義的途徑的話,廢除戰爭就是施行不義了。


然而現實裡的軍事介入,無論本來目的有多正當,甚至是一些為了保護人道救援行動的軍事調動,往往都不能解決本來的問題,反而令人道行動蒙上陰影。


因此他們建議,應該反過來以『非暴力』作為主要的架構 (the frame),而『公義戰爭』只可以接納為特殊例外。


廢除戰爭,好一幅聖經《以賽亞書》65章的景象。可是戰爭古往今來都是人類生活的一部份,真的廢除得到?


戰爭是目前全球第一大工業,涉及說不盡的經濟政治文化利益。小朋友從童年玩意開始,就已經受戰爭薰陶。我們用戰爭來比喻事情,用戰爭來理解世界,用戰爭來訓練領袖人才,用戰爭來玩遊戲,用戰爭來退修默想,用戰爭來激動靈性 …。


拿走了戰爭這概念,大家怎麼辦?


面對著眼前這打到七彩的悲慘世界,提出廢除戰爭,到底我想罵這班基督教倫理學者天真爛漫,還是佩服他們如先知般的道德勇氣?我不知道。


突然想到,兩百多年前,William Wilberforce等人提出廢除奴隸制度,也許跟現在提出廢除戰爭一樣荒謬 —— 同樣是針對一個人類文明裡早已taken for granted的建制,同樣是挑戰一股牽涉龐大經濟利益的力量,肯定同樣被人譏笑戆居搞屎。


6 comments:

卡卡西 said...

想起了一本書《神聖的愚者》
http://www.books.com.tw/exep/prod/booksfile.php?item=0010325777

Yam 飲者 said...

我不知道他們是「神聖的愚者」還是「愚蠢的聖人」,又或者兩者其實都是一樣。
你說的書也讓我想起很就很就很久以前,那個早前半夜跟我skype的院長曾經說:難道我們XXYY聯合教會沒有錢財嗎?難道我們沒有人才嗎?我們欠缺的,是蠢材。

另外,謝謝你分享的書。
似乎台灣也有人出版一些比較有味道的基督教書,不光是我們口中那些「教壞人」的美國書啊。

卡卡西 said...

呵呵,比較有味道的基督教書大多不是由「基督教出版社」出版。或許因為委身出版,也需要具備「蠢才」的潛質吧:)

Yam 飲者 said...

不是基督教出版社出版的,絕對不難理解。
由「基督教出版社」出版給「基督徒」看,講「基督教會」內部關心的問題,市場與視野皆狹小,無論從經營還是文化角度來看,都只會是死路一條。所以他們只好出版那些成本不高水平也不高、一味「照顧」/討好信徒的「大眾心理」、不斷把基督教「民間宗教化」的、教壞人的書囉。咱們搞媒體的,稱這現象做lowest common denominator -- 專門滿足最低層次的媒體口味,對讀者/觀眾/會眾最沒有要求。
這不獨是出版的問題,而是所有基督教媒體,甚至(華文)教會整體的信仰與神學表達(faith & theological expression)的問題。
我愈扯愈遠了。
無論如何,蠢材,努力吧!

Benjamin Wu said...

台灣基督教書房充斥《從聖經看領導》、《我該結婚嗎》、《讀書這玩意兒》之類的書。從一方面看,是擴大所謂「基督教」與大眾文化的接觸層面;另方面,就真落入「最小公分母」的陷阱中了。(「最小公分母」的診斷,不但適用於基督教出版業、基督教媒體,甚至也是整體〔至少是台灣〕媒體的共同現象。)

另外,我花了一些時間才理解skype院長的感嘆。很多基督教會及機構不是缺錢就是缺人,亦或二者兼缺;但錢人皆備時,還需要有「神聖的愚者」只問是非不計得失,傻傻地(憨憨)去做才行。

Yam 飲者 said...

《讀書這玩意兒》不是那一碼子的書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