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 the business of theology it is hard not to be controversial - Jurgen Moltmann

Thursday, 15 March 2007

如果道沒有成為肉身 …

上週,普林斯頓神學院Daniel Migliore (Faith Seeking Understanding作者) 遠道東來,講他近期醉心的課題 — 基督教與伊斯蘭教的神學對話。注意他不是講基督教跟伊斯蘭教怎樣和平相處怎樣互相了解之類,而是最深層的,神-學-對-話,Migilore認為其中必然涉及三個關鍵,是無法閃避不碰的:


一,『神的話語』的本質及其詮釋 (the word of God and its interpretation)

二,神的獨一性 (oneness) 與拜偶像 (the oneness of God and idolatry)

三,『三位一體』的教義與差異的尊嚴 (the doctrine of the trinity and the dignity of difference)


這三點關鍵,其實正正指向兩個信仰體系之間最根本的神學分歧,是穆斯林(伊斯蘭信徒)和基督徒之間,對神、對自己的宗教聖典,都有不同的基本理解。


對於第一點,座上有人問,伊斯蘭教裡面有沒有類似基督教那種Biblical criticism那樣的,對可蘭經的critical study呢?Migliore說好像開始有一點點,但似乎仍在很初步的狀態。我的直覺是,穆斯林應該是很難搞Koran criticism的,因為可蘭經對他們來說是神的直接默示,等於是神給先知的dictation,那還有甚麼critical study的可能或者需要?沒有historical cultural context,沒有social setting,沒有redaction,沒有textual issues,諸如此類諸如此類,那crit甚麼tical呢?(願聽熟悉伊斯蘭的朋友指教。)


至於第二點,基督教跟伊斯蘭教都認定神是獨一的,把任何其他『東西』放上與神同等的位置,就是崇拜偶像。但是Milgiore說,伊斯蘭教認為獨一是至高無上的,是最重要的,因此必然認為基督教所說的獨一其實是個corrupted version of oneness,不是真正至高無上的獨一。意思是,若說基督與聖父同等,那就即是說,聖父不是獨一的囉;如果獨一,如果至高,那又怎會有個跟他『同等』的聖子呢?把穆斯林心目中偉大的先知耶穌看成與神同等,已經是崇拜偶像了,冇得傾。


第三點承接第二點,因此伊斯蘭教無法接受三位一體的說法。獨一的神,卻有三位,又一又三,匪夷所思。基督教神學更說三位之間是有差異的,是有所謂trinitarian communion的,這對於穆斯林來說更難理解,更加荒謬,獨一的神怎可能自己跟自己有差異,還會自己跟自己溝通呢?


伊斯蘭所強調的獨一真神,至高無上,是跟世界和世人完全分隔的wholly Other,因此在伊斯蘭的信仰裡,絕對不會容許『真神進入人間』這樣離奇古怪的事情發生。對正統的伊斯蘭信仰來說,基督教相信有個『神的兒子』本身已經夠荒謬;這個神子還要成為肉身降生為人,更加荒謬;後來還要被釘死在十字架上,就完全是離譜荒誕而且褻瀆。所以,耶穌不可能是神的兒子,而是神偉大的先知。而偉大的先知也不可能會被釘十字架而死,所以嘛,耶穌根本沒有釘過十字架。


聽到這裡,我就知道,我不可能改奉伊斯蘭教,起碼到目前為止不可能。


原來一直以來對我來說,基督信仰最叫人感動的地方,是一個至高無上的神,降世為人,成為血肉之軀,投入亂世,經歷做人的軟弱無助痛苦惶恐,在承擔使命與茍存性命中間掙扎 … 。


正如聖經所說:『他本有神的形像,不以自己與神同等為強奪的;反倒虛己,取了奴僕的形 像,成為人的樣式;既有人的樣子,就自己卑微,存心順服,以至於死,且死在十字架上。』 (腓立比書2:6-8,和合本)


『他雖然本質上是神,卻沒有自恃與神同等,就高高在上坐擁一切,反而倒空自我,代入了僕人的身份,生成血肉之軀。既生為人,就自甘謙卑,至死不渝地服從任務,甚至不惜在十字架上慘死。』 (腓立比書2:6-8,my adhoc liberal translation,for reference only; redux 15 March)


"Ος εν μορφη Θεου υπαρχων ουχ αρπαγμον ηγησατο το ειναι ισα Θεω, αλλα εατον εκενωσεν μορφην δουλου λαβων, εν ομοιωματι ανθρωπων γενομενος, και σχηματι ευρεθεις ως ανθωπος εταπεινωσεν εατον γενομενος υπηκοος μεχρι θανατου δε σταυρου." (Προς Φιλιππησιoυς 2.6-8, ΝΑ26)


果然,十字架的道理,在世人眼中看為『愚拙』,卻盛載著上帝的大能。愚拙者,香港話即是是贛居、搵笨、老點、攞來講。


保羅早就點出了這個基督信仰裡的irony,勁!


後記:那天聽完演講之後對Ben同學講出以上的感覺,他說,'Then you've experienced a confirmation today.' 哈哈,也是。


1 comment:

Pakkin said...

非常清晰的解說。

做宗教對話,往往也是更認識本身信仰的有效途徑,只是我們很多人在未明白人家怎樣想之前,就急急辯護,於是白白浪費了一個更深明白自己所信的時機,誠然。

::Pakk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