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 the business of theology it is hard not to be controversial - Jurgen Moltmann

Friday, 2 March 2007

二月三十一日之後,不就是元宵節了嗎?

晚上離開學院,舉頭一望,差不多已是月正當空,從大樓的頂上照耀下來,雲淡輕飄,氣溫兩度但無風,很清爽,足已叫一個已經埋頭竟日的人為之抖擻。


一面沿Playfair Steps往下走,一面回頭再看那月 … 啊,挺圓 … 噢,過了新年到底有多久?快元宵了吧? … 咦,今夜可能已經是十三、十四囉 …


心裡一面盤算著,二月八號是初一,噢,那豈不是過了十五很久了嗎?怎麼月還這麼圓?唔 … 元宵過了都懵然不知 …


咦!不是八號,年初一是十八號呀,傻佬!… 哦,年初一是個星期日,那還不到兩個星期,應該還沒到元宵吧 … 但是月已經這麼圓 …


終於忍不住拿出左手來數手指,今天一號,那麼十八是初一,十九初二,二十 …… 廿七、廿八、廿九、三十、卅一,咦!一號!哎呀,原來今夜已經是正月十五啦!


哎呀,都錯過了沒機會跟所愛的講句元宵節快樂 … 到了Princes Street過馬路之際,還在想,唔,我沒有湯圓 … 唔 …。


後來一路上腦袋已經飄回論文那邊,繼續抽絲剝繭建構新一章的主要論點,英語輔以粵語自言自語手勢比畫加上表情語氣肉緊,路人一定覺得這個傻佬好恐怖。


回到家裡,把東西安頓好,洗兩個那天首次斥『鉅』資買的小布霖來吃 (LIDL清貨44p一包八個),然後把剛才路上自言自語的內容記在我的百撘筆記本上。但人生的現實往往是這樣,剛才對自己演說的時候明明覺得不錯,寫下來又覺得不怎樣了,都係麻麻,細節未想通。(不過這情況比起很多時洗完澡,或者在香港洗完天台之後,回到桌前甚麼都記不起來,這次已經很好了。)


情況穩定下來之後,抬頭看看早上掀開新一頁的月曆,欣賞一下濛一兄的插畫 … 咦,是三月一號,剛過了的是二月,噢,二月哪有廿九、三十、卅一號呀!車!懵佬!


做懵左。



1 comment:

卡車司機--烏鴉 said...

Yam幫主:

本幫元宵節慶祝活動訂於貳月卅一日申時。基於安全考量,請勿攜帶任何「液體」前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