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 the business of theology it is hard not to be controversial - Jurgen Moltmann

Friday, 30 March 2007

牛津預報

下星期到牛津發表報告,有點緊張。

參加的是『宗教、媒體、文化』會議,由『不列顛神學、宗教與普及文化研究網絡』和『不列顛社會學會』轄下的『宗教社會學研究組』合辦。

面對群眾演說對我從來不是問題,人愈多我愈淡定。在學術會議發表報告,剛才屈指一算,這應該是第七次了,問題也不大。但這趟我就是比較緊張。

特別緊張,是從個多星期前開始的,皆因收到會議的時間日程,知道同場有兩個跟我關係非比尋常的高人。負責主持的CM博士,和隨我之後做報告的CD博士,均為不列顛國內搞『電影與神學』的頭面人物,最重要的是,兩位都極有可能成為我的博士論文校外評審。

雖然兩位的大作我一直拜讀,對其思路大致了解,而且跟CD博士都算互相認識,但是突然在正式的學術場合被兩人夾著,唔緊張都幾難。真是山崩於前色不變,背後其實打晒顫,預左飆晒汗,咁囉,唔。

當我身在牛津的時候,Henry就要回東加去了。

昨午在梯間碰到Henry,照例滿臉倦容,卻是非常放鬆,我應該有整整一年沒見過他這樣輕鬆了。Hey how are you?原來幾天前剛剛通過了論文口試 —— 是:通!過!了!不是經過了。去年東加國王病重駕崩,祖國局勢動盪不安,Henry身為東加王國的國師,除了到倫敦在國王的悼念儀式上講道,和隔著大半個地球憂心如焚之外,甚麼都沒得做。閉關奮鬥將近四年半,他說,昨晚半夜咋醒,望著牆壁,空白一片,頓時也不知是笑還是哭。

聽著聽著,突然感到,他朝吾體也相同。

另外,今次到牛津,將有機會跟譚陳伉儷見面夜話,想起都興奮。久違了,甚念,不知兩位沙田土產高材生,變成甚麼模樣?幾年來,他們說要來看我,我說要去看他們,時間總是無法協調,現在終於成事,很期待啊。

5 comments:

卡卡西 said...

預祝幫主,馬到成功,凱旋歸來。
屆時定設宴洗塵,聊聊彪炳戰功。

烏鴉 said...

老亨夢遊的謎團終於解開,不過半夜開門關門的聲音,兩天後再也聽不見了。嗚嗚嗚~~

sf said...

飲者, 請問你的報告發表以後, 我們有無得睇嫁? 或者, 普通老百姓之如我, 睇唔睇得明嫁?

HMV said...

任公,話時話,個會要唔要比錢入場聽?
如果我地無無聊聊,
都可以出席見識一下任公的學養及傳說中的漂亮英語喎,
聽明幾多得幾多,呵呵!

另,你講的沙田土產,譚生確實當之無愧,
佢好細個就住排頭村,跟住去左沙角村,婚後又搬番去排頭村;
從幼兒園到研究院,都係沙田搞掂,
徹頭徹尾係沙田友,至於係咪高材生,
你問當事人會準確少少,
我呢,同呢幾個字一向都無緣......

好興奮啊,可以夜話,
不過恕未能把酒,只能言歡,
只因有人血壓高,要戒口啊!

飲者 said...

卡幫主:我回來之後會說,很乾淨,沒塵,更沒甚麼戰功,所以...就吃吃喝喝吧,哈哈!等著嚐嫂嫂的海鮮千層麵啊 ... (流口水啦流口水啦)哇哈哈!

烏幫主:沒人半夜開門出入,清靜了,卻寂寞了,是吧?

船王SF與唱片鉅子HMV:我警告你兩條友呀吓,唔好再俾壓力老夫喇吓,,唔係我過唔到七七四十九架吓!

船王:我歷次發表的,全屬work in progress,等於行家試片,都暫時不宜正式公開。不過兄臺大可放心,我寫的,貳字咁淺,深的我都寫不出。將來如果你看了肯定會說:車,我夠知啦呢D野,駛你講!

HMV:學養我冇乜,英語倒可以蒙混一下,想領教,那麼咱們三人夜話講英文也無妨。嘻。
另外,閣下係我阿媽的師妹,仲唔係高材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