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 the business of theology it is hard not to be controversial - Jurgen Moltmann

Thursday, 20 December 2007

第十二章 :: chapter 12

I finally finished writing an essay which is going to be the 12th chapter in a book scheduled to be published in late 2008 — my first ever book chapter in an academic publication.  It was an expansion on a conference paper presented earlier this year and an adaptation of some parts of my thesis, but it consumed much more time, energy, and confidence than I ever expected.  Now, back to my core business of thesis revision to prepare for submission.

......................................

星期三半夜,終於 (是終於) 寫成了那篇苦纏多天的文章,心情頓然放鬆。

那本來是大半年前在牛津開會時發表的論文,後來主事人從大會五十多篇文章中挑出十五篇,邀請我們改寫整理,結集出版。

既然基礎已在,又是取材自我的博士論文,就計畫埋頭一個星期搞好它,不料比本來的幾天多了幾天,然後還多了幾天,之後再搞了幾天,才到達昨晚半夜。

開始那幾天已經走錯方向,繞了一大圈冤枉路,到最後竟然還對著結論呆了,覺得本來那個結論不管用,把心一橫推倒重來,可是推倒了,卻怎也重不起來。

完成之前曾經有兩天,居然完全感到老鼠拉龜毫無進展,一陣恐怖感覺湧上 —— 如果寫不出一個make sense的結論,即是這篇文章的立論並不make sense;既然這文章是以博士論文的某個部份為藍本的,那即是說,原來我的博士論文也不make sense。死硬了。

往返學院的路,舉頭所見的天,遇上的狗,路經山坡上溶不掉的霜,果然是很重要的。在工作桌前搞東搞西咪咪摸摸之後,把整篇文章重頭仔細讀一遍,補補一些措辭語句上的漏洞,小睡十分鐘,結論就出來了。

結果是晚上差不多十一時才開動,一個多小時完工。(其實還是回到最初原稿的結論為基礎,補充改寫。又是兜了一大圈。) 回頭再看一次,得! 掂!

這 (將會、應該、照計、順利的話、如無意外、主若願意) 不但是我首次為一本英文學術書籍寫的book chapter,也是我寫的東西首次跟一本 『書』(而非書背後的人) 發生關係,預計2008年底由一家頗有份量的學術出版社出版,我寫的是第十二章。(講明呀,冇書送架,按合約條款,我都係得一本留為紀念咋。)

好了,回歸正業,繼續改論文。

3 comments:

Simon said...

Congratulation!!
Look forward to seeing your article in the book!
Simon

輝記 said...

還記得若干年前在那山上的同工退修營,當時一班戰友們卧坐在餐廳外的人造草地旁談天說地,我問了你一個問題:「你寫東西那麼好,為何不寫書?」你當然推說自己不懂寫諸如此類。我沒有再追問,我知道這是一個選擇,到你找到你要寫的東西,你是會寫的。今天,很開心的聽到你寫下了你希望寫下的,更有形地存留在書本上了!這是繼你用心寫Blog後的第二驚喜,繼續期待,(如日劇中人俯首堅定地說)係!請繼續寫作!

Yam 飲者 said...

Simon:
Thank you. I look forward more the the REAL completion of my thesis though, hahaha!
If Yam can publish, so can you!

輝記:
你又重提那件除你以外無人記得的舊事了,我兩年另六個半月之前,已經很詳細地回應過你一次了。(答案請在本網誌內找。) 找到那段回應,你會更明白我下面的接續回應...
寫,我從來都有寫,但我就從來都不明白(或者說不認同、不接受)為甚麼那麼多芝麻綠豆無病呻吟的牙痛文字都要「出書」—— 我是指那些「找一家出版社,印它幾百幾千幾萬幾億冊,砍伐無數木材,製造大量污染物料,銷耗珍貴燃料運送,霸佔倉庫面積,然後三五七年之後文化大賤賣每本港幣一大元正或者書展當抽獎禮物買一送七」那種「出書」。
那現在又如何?身份(不是身分)不同了,定位不同了。現在扮學術界人士,冇出版,唔駛撈,在荒謬的遊戲裡,只能累積publication來掟人,掟死佢為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