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 the business of theology it is hard not to be controversial - Jurgen Moltmann

Thursday, 27 December 2007

聖誕雜錦 :: assorted Christmas Day

Though it is my 5th winter here, it is in fact the first time I ever spend my Christmas Day in Edinburgh.  It all started with my first-ever midnight mass in a century,  continued with bits and pieces of reading, and culminated in the unprecedented 9.5-hour gathering of ethnic Chinese theological students. 

.......................................

1. 子夜彌撒:St. Mary's Cathedral

一個世紀以來第一次參加子夜彌撒,沒有特別感覺,只是比預料中的多人更多人,從頭站到尾,好累。

2. 讀馬家輝:《在沒有民主快餐的夜裡想起聖誕大餐》 (明報+稿紙以外, 12月25日)

The fun stuff:

『... 1905年2月份《循環日報》上的一段廣告 ... 「鹿角酒店」的西餐單 ... 向顧客提供兩類選擇,一曰「小餐」,一曰「大餐」,前者9毫,後者1圓,菜式分別如下。

小餐菜式﹕1. 蟹肉泮絲湯;2. 焗鮮魚;3. 牛扒;4. 茨會雞;5. 番茄蛋;6. 燒豬排;7. 燴火腿;8. 凍肉;9. 咖喱蝦;10. 炮茨仔;11. 桃菜;12. 布甸;13 夾餅;14. 咖啡;15. 糖茶;16. 牛奶;17. 芝士;18. 鮮果。

大餐菜式﹕1. 吉士豆湯;2. 炸魚;3. 燒白鴿;4. 炸西雞;5. 大蝦巴地;6. 路粉鴨肝;7. 燒牛肉;8. 燴火腿;9. 凍肉;10. 咖喱奄列;11. 燴茨仔;12. 燴蘿蔔;13. 糖果布甸;14. 杏仁餅;15. 炸蛋絲;16. 咖啡;17. 糖茶;18. 牛奶;19. 芝士;20. 鮮果。』

The real meat & juice of his article:

『... 駕車駛經中環,看看窗外的熙熙攘攘的歡笑男女,想想街角另一邊坐著另一群孤獨的絕食男女,我忍不住想起香港所曾有過的和現正經歷的被人操縱命運的黑色聖誕,以及飢餓,以及飽足,以及,我們的蒼白和渺小和自私。』

一個被人操縱命運的群體,飢餓,飽足,蒼白,渺小,自私 ... 噢,基督道成肉身,豈不正是進入這樣人間、這樣的世界,這樣的歷史麼?

3. 讀Ben Witherington:'no room in the what?' (Christianity Today, 19 December) (see also his blog post on 9 December)

馬利亞究竟在甚麼地方生耶穌?

『... the Greek of Luke's text says, 'she wrapped him in cloth and laid him in a corn crib, as there was no room in the guest room.' ... Luke does not say there was no room in the inn.  Luke has a different Greek word for inn (pandeion) ... The word he uses here [is] kataluma ... 』 (my emphasis)

根據Witherington所講,路加並非要描繪約瑟馬利亞在伯利恆找不到 「客棧」房間而被逼睡馬房 (況且伯利恆這樣的小村落,當時其實有沒有客棧都成問題),而是投靠親戚,但親戚的 「客房」已經有人住了,就安排他們到屋後養動物牲畜的小屋。

這個說法,請諸位研究新約的高人評定一下。

我有興趣的是,這樣的理解會帶來甚麼不同的神學涵義嗎?我相信是會的。

4. 華裔神學生聖誕又飯聚

中秋集體飯聚後又一盛舉。

聖誕佳節,回鄉的外遊的有約的自家要宴客者甚眾,但我們也能聚合大小共九人一貓。除了TY一家遷就小孩要回家睡覺之外,其餘人貓均露出本來面目,食極唔停,賴死唔走,在主貓家裡磨足九個半小時。(嚇死人!)

其中highlight中的highlight,當然是某嫂嫂跟我們分享她得到的聖誕禮物囉 —— 那瓶價值超過一百鎊的紅酒,真令無產神學人腳軟,差D淨係望住唔敢飲。

photo from TY's camera; more in Ben's blog

 

雖云是在愛丁堡第五個冬天,其實卻是我第一次在這裡度過聖誕日。預了它寧靜,卻也比我預料的寧靜還要寧靜;早知店舖關門,卻沒想到連公共交通也幾乎沒有。

翌日從《泰晤士報》讀到這句專欄文字,批評火車在聖誕暫停服務兩天的荒謬,真是正中下懷:

' ... in Britain, public authorities and utilities find it difficult to grasp that they exist to provide a service. To us.'

7 comments:

某嫂嫂 said...

台灣一句有名的廣告詞說:「好東西要和好朋友分享。」真的,身處異鄉,在這個特別的日子,能和好友們共聚一堂,已經是夫復何求。更何況,當天聽到版主嘹亮又富穿透力的歌聲,更是值回「酒」價。

littleho said...

路加福音廿二章11節也使用同一字kataluma(客房/客棧),不過在下一節立即解說「他必指給你們擺設整齊的一間大樓...」(和合本),呂振中譯作「那人就會指給你們看樓上一間大屋子,是擺設好的」,原文確是有「樓上」(anagaion)一字。按照考古發掘,這「樓上」的「客廳」(呂振中譯),是給客人住宿的的,而「樓下」則是存放牲口的「馬槽」,目的是讓客人看守自己的牲口,並且在晚間牲口的體溫可使「樓上」的客廳暖和(這考古資料是從BBC幾年前製作的"Son of God"vcd提及的,我未找到有關文獻)。

無論如何,kataluma是否指在樓上的客廳也有待研究(kata多指「向下」),而應譯作「客房」還是「客棧」則要看上下文,因為「客房」與「客棧」兩者並不彼此矛盾,這字在路加福音十章好撒馬利亞人的比喻中也有用,而且是涉及錢銀關係的(十35),可是經文沒有提及這「店」是在耶路撒冷還是在耶利哥,若是前者,即在猶太人城市中,付款作客是正常的,這可推論到同樣的情況可能也在伯利恆出現,當然若約瑟是回鄉寄宿於親屬中,可能作別論。

Yam 飲者 said...

某嫂嫂:
謝謝,失禮了。

豪仔:
謝謝指教。Ben Witherington正是認為約瑟既是回鄉,到親屬家裡投宿也合理。

烏鴉 said...

咦~
你換了眼鏡?

Yam 飲者 said...

沒有,是舊的,少戴而已。不過我有一樣改變你沒看出來。

烏鴉 said...

是什麼?

Yam 飲者 said...

這裡公開講不好,你見到某嫂嫂的時候問她吧,她當晚一見我就看出來了(雖然我改變面貌之後她其實已經見過我但沒有發覺).
...噢,還有一樣...我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