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 the business of theology it is hard not to be controversial - Jurgen Moltmann

Sunday, 30 December 2007

飯民煮 :: pan frying

The past weekend, I made myself a slow fried rice to commemorate (or resonate with) Beijing's announcement that Hong Kong is not yet to have universal suffrage over the next ten years.  There is no fast food democracy, so they say.

........................................

我的週末晚餐:無雙普炒飯,又名2012炒飯。

材料簡單:土豆絲、鹽、黑椒粉、蒜片、西蘭花、飯、鹹蛋。

做法容易:只需把材料按著上列次序逐樣加進鑊裡炒熟/熱即可。

祕訣之一:循序 —— 放材料次序不可搗亂,正如不可以先普選立法會才普選特首一樣。

秘訣之二:漸進 —— 除了未放任何材料之前用猛火把油燒熱之外,之後一直保持中火,把材料逐樣炒,條件成熟才可以加第二樣,就如民主沒有快餐一樣,不能心急。

秘訣之三:務實 —— 如果飯量不夠就會不夠飽,所以我臨時決定加入馬鈴薯切絲,這樣就很夠實質了。

秘訣之四:理性 —— 各樣材料的比例和份量,都經過理性分析衡量,所以比例不可以隨便改變,否則炒出來就會走樣。

受中央住持釋善意法師啟發,這道飯如此好味,可以一直吃到2020。正!

銘謝:TY同學相贈自製鹹雞蛋。他是我認識或者聽聞的人裡面,懂得而且經常自己造鹹蛋的第一人。Orz

8 comments:

Anonymous said...

我有興趣自製鹹蛋, 係咪就咁把生蛋以粗鹽淹就得?

Dot

Chun San, Rickie said...

幸好你在"銘謝"中釋我疑惑,因為打從閱讀食材開始,就被這問題糾纏著:你從那裡弄來鹹蛋?
p.s.最愛看你的食譜,多分享幾味吧,讓我眾煮婦不用每天抓破頭皮也想不出平靚正的新口味。

Yam 飲者 said...

Dot:
可以這麼說,不過據說時間、份量比例、程序等方面需要好好掌握,我的鹹蛋超人同學說他還沒掌握得很好。而且台灣鹹蛋跟閣下吃慣的廣東式鹹蛋好像有點不一樣。還有,鹹蛋是「醃」的不是「淹」的。

珊珊:
咪玩野啦!我這裡的是給赤貧留學生分享的食普,非飽食終日的香港永久「性」居民(或者富裕的新一代中國留學生)可以忍受的。

Anonymous said...

我量地的日子有半年了,都算半隻腳踩咗入赤貧行列吧.

珊珊

Yam 飲者 said...

珊珊:半年?我五年啦!變無產階級啦!

rickie said...

你點同,你搏鬥緊嘛......為將來可以豐衣足食(both physically & spiritually)。

半年雖然唔算好長,但有時都懷念返工有人氣的日子,驚自閉得滯,令「婦人癡呆」病情急促變壞。

我都開始操練「慳啲駛」神功:如何用HK$15煮一餐晚飯,相公第二日仲可以帶埋飯添.三蚊雞買一份《米報》就幫埋五個人搵工,仲送紙巾一包...生活其實可以好簡單。

rickie said...

又試「婦人癡呆」病發添!

唔記得祝你老人家:順利過關,早日回歸!

Yam 飲者 said...

珊珊:
「...將來可以豐衣足食(both physically & spiritually)」- I am not so sure those would be the cases (in both senses)。你祝我順利過關好了;回歸嘛,眼見鄉下回歸十年,不外如是,前車可鑒,我都不敢輕言此兩字。
至於你那門子神功,我過去幾十年都是如此生活的,那是別人總不明白我為甚麼那麼多錢剩,我又不明白怎麼他們總說不夠駛,都好得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