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 the business of theology it is hard not to be controversial - Jurgen Moltmann

Friday, 24 August 2007

窮途的啟示 :: the revelation of a dead end

Today I left my student card at home and could not enter my study room or the library.  I tried to call somebody to open the door for me but my mobile ran out of credit. Seeing no alternatives at that moment, I went home, frustrated.  But actually, as I easily figured out shortly afterwards, I did have other ways to go around the problem. My over-preoccupation blocked my sights from any alternatives.  A revealing experience indeed.  

...............................................

          午餐後照常走路回學院。

          經過了火車站開始上斜坡的時候,即是對我來說還有三分鐘路程,突然發現自己沒帶錢包,即是沒有帶學生證,即是不能進入工作間,也不能進入圖書館,也不能借出我打算借的三本書。喔噢。

          也沒問題。Ben幫主天天忠心鎮守學校,就打個電話看看他在不在,能否下來開門。希望他有帶有開電話吧。

          『對不起,你的電話戶口沒有足夠儲值,無法接駁。』  ... 呵呵呵 ... 冇銀用。

          在斜路上呆站了幾分鐘,窮途了,實在沒法,只好放棄,打道回府。一陣無助無奈的挫敗感覺湧上心頭。

          回到家裡,一眼確定錢包的確在,安心了。(其實這點我一直沒有懷疑,因為清楚記得自己是怎樣忘記拿錢包的。)

          跟著立刻就醒悟,其實當時應該可以有幾個解決方法,沒必要撤退的。

  1. 到圖書館按門鈴求進 (他們認得我,應該不會拒絕我進去的),然後先在圖書館工作,再慢慢用MSN聯絡救兵;
  2. 用淋雨堂的無線上網MSN找人 (雖然淋雨堂近日給藝穗節租用變得熱鬧非常,但相信在門外還是可以接到無線訊號的);
  3. 到學院警衛室打內線找人。

          全部都是非常簡單容易的做法,當時就是完全沒有想到。

          故曰,窮途未必是末路,只是當局者迷,尤其心緒不寧腦袋preoccupied的時候,很簡單的情境也看不透。

          當然,認識我久的人就會再看得出多一個啟示:人蠢冇藥醫。我認啊。

3 comments:

婉雯 said...

如果下下都一次過諗到咁多方法,我諗你一早比自己既聰明多心煩到自殺了。

Dot said...

哇, 你都叫做蠢, 咁就實在侮辱了好多人囉~~~

Yam 飲者 said...

張老師:是嗎?會的嗎?不是想不到解決方法才會自殺的嗎?

Dot姐:你認識我時間短呢,自小我的家姐們都是這樣對我說的:唉,人蠢冇藥醫。
而且,如果不蠢,大概也不會現在還呆在這裡,應驗了大陸曾經一度流行的說法(現在不知道還有沒有這樣說):窮得像個教授,傻(即是蠢)得像個博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