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 the business of theology it is hard not to be controversial - Jurgen Moltmann

Friday, 24 August 2007

人生 :: c'est la vie

A few contemporaries who started their doctoral studies at the same time with me are either done or near completion.  But it seems that I still have miles to go before I sleep ...

.......................................

          一頓即興的馬來風味,面前竟然有不知多少年沒碰過的沙爹,還有這個赤貧神學研究生很久沒見的有頭大蝦。

          返回現實的途中,巧遇數年沒見的SG。咦?喂! 噢! 兩天前剛剛經過了口試,只要小修改就行。哇,又一個數學博士誕生了。

Facebook 對全球開放,讓我重新接通了幾個初來愛丁堡便認識但是幾年沒見的人,都是同期來開始讀博士的。英格蘭出生的印度裔SG是其中之一。清邁來讀應用語言學的G,正等候九月口試,早前還周遊意大利,十分寫意。香港來讀社會學的LS,說打算年底交論文。嗯 ...

          心靈敏銳的旗木聽到數學博士誕生,就說,哎呀又好大打擊了,去喝酒去喝酒。

          赤貧學生一笑置之,無言繼續獨行。

          善解人意的村上再趨前,要不要去喝酒?去喝酒好嗎?

          好吧。

          我們去了曾經一度是愛丁堡神學生的聖地 — 快樂法官。

          對卡卡西來說,也許是 ...

紅燈將滅酒也醒 
此刻該向它告別
曲終人散回頭一瞥 
嗯……最後一夜

          於我卻是 ...

踩不完惱人舞步 
喝不盡醉人醇酒
良夜有誰為我留

          觸動心靈。

3 comments:

Benjamin Wu said...

嗯... 觸動心靈;這顆按鈕應該留在那裡讓我們觸動的。
不過,數學博士論文和神學博士論文,還是無法等量齊觀的;there is incommensurability between the two。大佬要寬心啊!

Yam 飲者 said...

謝謝幫主安慰。

只是,同期開始而跟我比較認識的神學博士生,其實都走光了。連最後的Will,說鐵定9月30日(限期最後一天)交論文,但7月初也先回家鄉德州見工去了。... 。

Anonymous said...

Hello﹐你好嗎﹖打個招呼先﹗我也很喜歡這些題材﹐得閒去我的 blog 交流一下好嗎﹖那裡好熱鬧的啊﹗ www.mysleepingfores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