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 the business of theology it is hard not to be controversial - Jurgen Moltmann

Saturday, 7 July 2007

我和老師有句對白(續) :: more on the conversation with my supervisor

In Thursday's meeting, Jolyon and I had a good laugh because we found that our shirts and watches were almost identical.  His comments on my thesis chapter was very positive, but ...  There is of course always a 'but', which means more hard work ahead.

........................................ 

          從工作間跑過圖書館,途中跟老師碰個正著,又觸發我記起週四會面時另一些好玩場面。

          炎炎夏日氣溫十七八度,回到學院照例周身汗,我就脫掉恤衫(襯衣)只穿T恤。老師侃侃而談之際,我突然發現新大陸,發神經把擱在一旁的深藍色恤衫拿到他面前,他打個突,「做咩呀?」我說,「你看,我們的恤衫是一樣的。」 「咦,係啊,不過你件正D。」 我說,「不是,只是我這件好似新一點吧了。」 (我的是香港佐丹記免燙恤衫,港幣160元,現已絕版,這件最少已經穿了七年。)

          他繼續侃侃,脫了手錶放在我前面,那不是他以前常戴的那個鋼帶錶。我望一望,dolly in來個特寫,就情不自禁哈哈哈傻笑。「做咩呀又笑咩呀你?不是跟你的一樣吧?」 我就從口袋裡拿出自己的手錶放在他的錶旁邊,他看了也哈哈哈。除了錶帶顏色和錶面上的牌子之外,都是一樣的。(是的,就是那個曾經讓剎那淡入永恆。)

          老師遇著這個專注力不足而且有讀寫困難的學生,真沒好氣。

........................................

          咱們會面,這些當然不是主要內容啦。對於我剛交出來的這一章,他的總體評語,非常罕有地用上了很多次「精采」、「有趣」、「吸引」,不過 ... 。最後這個「不過」當然是一定存在的了。

          老師絕非第一次用這樣的字眼形容我的東西,只是從來沒有像今次那樣用得如此密集。也許跟他剛到過我的家鄉有關,我寫的問題開始不再是紙上談了。他自己也說,對我的研究課題多了一重親身感受。

          不過那個不過其實也是個不小的不過,還是要番功夫,才可拿走那個「不」,令它變成「過」的。

2 comments:

burst said...

飲者~ 我覺得好正面呀~
不過只係四畫~ 唔係十畫未有一撇~
好近喇~

加油~ 禱念

lawchu

Yam 飲者 said...

Jude Law:謝謝鼓勵。我也覺得好正面,好近啦。何況時代終結的記號已經出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