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 the business of theology it is hard not to be controversial - Jurgen Moltmann

Friday, 6 July 2007

是衛奕信,不是陳奕迅 :: Wilson,not Eason

Jolyon Mitchell is fascinated with his recent one day stay in Hong Kong, whereas I am fascinated to learn that he is acquainted with David Wilson, the last-but-one governor of the former colonial government.

.....................................................

          老師從香港/馬尼拉回來幾天,昨日下午首次坐下詳談。他首次到香港,兩夜一日來去匆匆,可是談到眉飛色舞。你鄉下真的好正啊,他一見我就說。你到了甚麼地方呀?從佐敦走路到碼頭坐天星小輪過海轉纜車上山頂留連了五個鐘頭。

          熱死你囉?我說。

          熱是熱,他說,但那是熱帶的熱,而且那天的空氣出奇地好,山頂一望無際好開心。後來去找一個聖公會大教堂 (應該是聖約翰吧),地圖的位置是錯的,揾餐死。晚上到了廟街,係咁行。

          我告訴他,他住的酒店後面那座教堂和旁邊的小學中學,就是我小時候讀書的地方,和後來參與的教會。噢?那你很熟那邊囉?那當然,地頭蟲嘛。

          精采對白配上中文字幕後,經剪輯節錄如下:

他:香港我一定要再去,這次都沒有機會去衛奕信徑。我問過彭定康之前那位港督嘛,Wilson呢,問他香港有甚麼行山的好地方,他就介紹這條徑。

我:吓?怎麼你碰到他嗎?

他:不是,我們認識的。

我:可有此事?

他:是啊,我們在劍橋是同一個教會的,上次我回劍橋講道,還是他做主席呢。

我:噢! 呵呵呵! 衛奕信! 怪不得他介紹你去衛奕信徑啦!

他:吓?怎麼?... 是以他命名的嗎?

我:當然是啦! Wilson Trail嘛!

他:呵呵呵! 他完全沒有講,只說那邊值得去走走 ... 嘩,勁啊 ... 為甚麼會以他命名呢,啊?

我:哎呀,殖民地嘛,大哥。你住在彌敦道,彌敦就是十九世紀一個港督啦,香港島很多舊街都是用港督命名的啦。歷史上只有彭定康一個港督沒有任何東西命名的吧。

他:噢 ...

....................

他:我跟衛奕信也提過你的論文研究呀,他很感興趣呢!

我:不是吧?

他:是呀,他真的很感興趣。

我:哈哈! (還有一句在腦海中閃過,沒有說出來:請他當我的校外評審又如何?) 呵呵呵!

1 comment:

卡雯 said...

衞奕信叫人去衞奕信徑,咁搞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