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 the business of theology it is hard not to be controversial - Jurgen Moltmann

Tuesday, 28 November 2006

氣候暖化的元兇

全球氣候轉變 (暖化) 的最根本原因是甚麼?

上週Michael Northcott老師講『氣候轉變的倫理』,直指其根源是百多年來橫掃西方的自由主義世界觀。他認為,以自由主義為基礎的個人主義,崇尚個人的絕對權益,信奉絕對自由市場。整套哲學鼓勵每個『個人』盡力追求滿足自己的欲望,人與人之間的利益衝突,就交由市場自動調節。

但是,早在二十世紀六十年代,Levi Strauss便指出這套正統的自由主義的盲點,是把一切交由個人來決定,卻從來沒有對那些『個人』有任何道德要求或制約。

Michael就認為,當前的氣候暖化現象 (背後所反映的生態破壞和資源枯歇),正是對自由主義政治經濟最有力的質疑。

Michael Northcott老師算得上是當今世界上處理『基督教生態倫理』的第一線學者,除了他十年前的力作The Environment and Christian Ethics (1996) 之外,近年一些涉及相關課題的edited volumes,譬如Cambridge Companion to Christian Ethics (2000)Blackwell Companion to Christian Ethics (2004)Public Theology for the 21st Century (2004) 等等,都由他撰寫有關『生態倫理』的篇章。

思路縱橫言論辛辣刺激不在話下,Michael的可愛可敬之處,更在於他對本身信念的身體力行。我自問由生活態度信念到實際行為,平均來說都甚為eco-friendly,但跟他相比我難望其背 ── 他踏單車上下班,全情支持有機農業,自造健康食品,少肉 ,不一而足,是真正以自己的生活來make a statement

地球生態備受摧殘,神學工作者有甚麼可以做呢?Michael Northcott那天在研討會上提出了兩個重點主張:

一,要重新界定何謂『愛鄰舍』,讓人明白到將來 (還沒有來到世上) 的世代都是鄰舍,培養一份為未來世代保育資源的警覺。這是一份跟過去與將來連結成一線的意識,正好就是『敘事神學』(narrative theology) 所強調的『時間的連續性』,而聖經說「耶穌基督昨日、今日、明日永不改變」,本身就是表達一種時間延續的觀念。

二,把我們日常的能源消耗跟上主創造的故事、和世界古往今來的悠久歷史連結起來,要提醒眾人,我們是在消耗創造的資源,以及世界從史前時期累積下來的資源。舉例說,中世紀的建築師把太陽的能量 (自然光) 引進大教堂裡面,於是人雖然身處建築物之內,也能保持與自然的感應。同樣,我們也需要把日常的燈光跟太陽的日光連繫,認識燈光其實反映太陽的特性。

這兩點,其實我長久以來都持類似的想法,不過Michael的神學語言非常濃郁 (thick and dense),思路推進快速,加上大量事例和數據,需要一點精力來拆解。但在我聽過他的演講之中,這算是比較容易跟隨的一次。我後來對今年從美國中部來跟他讀倫理博士的John也是如此說。

熱切期待Michael Northcott的新書The Moral Climate: The Ethics of Global Warming (forthcoming 2007)


2 comments:

卡卡西 said...

Yam哥

從你的一手報導
總能窺見另一番神學涵養
這讓在第三世界作品中漂泊的我
得到了重要的平衡
感謝!

飲者 said...

大俠客氣了。
學院裡不同科系的每週研討會,對我來說是非常好的學習經驗。
出席完之後,如果自己有所觸動又能明白而時間又許可的話,我就記下來,寫的過程也是一次整理和重新組合,讓自己把課題再思考一趟。
也別說是我的一手報導,說得好聽點,那必然是我跟原來的演講內容互動下產生的結晶;難聽點說,就是很多我自己投射進去的水份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