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 the business of theology it is hard not to be controversial - Jurgen Moltmann

Friday, 1 December 2006

夜空中,輪流轉

【about 10pm, 1 Dec 2006, on Princes Street】

星期五,
回家的時候,
不太夜,
摩天輪還在轉,
我的腦袋也還在轉。
只是,
摩天輪是為聖誕新年而設的,
每年這個時候都在這裡轉,
非常忠心。
我的腦袋不是。

我不希望明年今日,
還在這裡望著它忠心地轉。

輪常轉,事難料。然而。


5 comments:

卡卡西 said...

有時候世界的轉動
還真像是身外之物

「夜空中,輪流轉」
雖蕭瑟卻別有意境

找時間來吃碗牛肉麵吧
味藟會刺激腦袋的轉動

Yam 飲者 said...

大俠客氣了,我一定找機會來。
不過老實說,老夫不大吃牛,換個滷蛋豆乾麵可以吧?先拜謝!

輝記 said...

還記得上年這個時間也在這裡看著它轉,更坐在上面轉。這麼快又一年了。我希望明年再有機會看它轉,飲者,邀請你一齊看,但到時你已完成使命。輪常轉,任逍遙。

Yam 飲者 said...

嘩唔係嘛你,一年前呢個時候,好似凍過今年好多咁,咁死大風你都上去吹!唔怪得見你個次著咁多衫,又買冷冒又盛啦。(哎呀,爆野添:p)
究竟愛情令人盲目,定係令人火熱,定係令人失常呢吓?

輝記 said...

上年的愛丁堡真的寒冷得多。我在輪上轉怎算失常?香港到現在仍熱到飛起才算失常。論火熱,論失常,我怎能跟香港的天氣比拚呢?世界真係黐咗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