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 the business of theology it is hard not to be controversial - Jurgen Moltmann

Tuesday, 21 November 2006

巴士奇遇哇哇哇

晚上離開學院,本來一如平日步行廿六分鐘回家,運動兼暖身,但今夜突然懶惰起來,於是賴風猛賴地濕賴恐怕中途下雨,跟自己說,好啦,有巴士來就上啦。

心想,多數都冇啦,咁夜,班次一定好疏啦。不料經過車站看看時間表,下一班10:44分到,再看錶,10:41,當場就告訴自己,哎呀真係好大風啊,好難頂啊,頂冷帽完全冇料到啊 。【事實上根據weather.com當時資料:『氣溫攝氏5度,feels like 0度,吹西南風,時速42公里,陣風超過60公里,降雨機會50%』。】

我上車之後一個站,有位看來五十多六十歲的嬸嬸在我旁邊坐下,她的大布袋碰到我,說聲sorry,我說it’s okay。過了三秒,她再望望我,就開始了如下對話(節錄)。

她:Are you Chinese

我:Yes I am, are you

她:I’m Chinese too, where are you from

我:Hong Kong. And you

她:Oh, I’m also from Hong KongHow … how long have you been here

我:唔 … 3 years how about you

她:(舉起四隻手指)

我:Four or forty

她:Fortyforty years

我:Wow … do you still speak Chinese

她:Of courseI AM Chinese

我:I know I knowbut sometimes … you know …

她:Yeah, sometimes mix up the two … Whereabouts in Hong Kong?香港住邊恕呀?

我:Sai Kung,西貢呀。

她:OhSai Kung!我都係住西貢架!

我:吓?西貢邊條村呀你地?

她:哎呀,好遠架,要搭船架

我:鹽田仔?

她:糧船灣,有冇聽過呀?我地客家人來架。

我:而家變左水塘咯。

她:個個係船灣淡水湖,糧船灣仲係度 …… 你呢住西貢邊度呀?

我:南圍村。

她:哦,南圍,條村姓丘架嘛 … 同姓成囉。丫,點解我係度未撞過你既?

我:我多數行路,好少搭車。

她:哇,行路咪搞我,你後生仔唔同…你廿幾歲者… 

我:(!!!)

她:最多卅一、二倒啦… 

我:呵呵呵 … 

她:俾夠你都冇四十啦… 

我:哈哈哈… 

(跟著她要下車了,問我貴姓,我又問她貴姓,原來是葉太)

我:哦,葉太,你來個陣咪好細個?

她:十幾歲囉。係呢度都撞到都好有緣呀吓,有機會撞到再傾啦。

我:實有機會撞到!我都係住呢條街,成日係度行過。

她:係嘛,我就成日去library架。(此時巴士經過區內一個公立圖書館)

二人:好喇,拜拜!

6 comments:

rickie said...

哈哈,哈哈哈....你哋o既對話笑死我.睇嚟主題應該改為"巴士奇遇哈哈哈"比較貼切.
到底係嬸嬸眼朦朦睇唔真,定係你清心寡"肉",越讀越年青?

Ben said...

哈哈..., 廣東話的文章, 我得多讀幾遍才能體會到其中趣味... 很久沒被人猜是20幾歲了吧, 任兄? 清心寡 "肉", 實在很貼切啊...

勇者 said...

係咪長頭髮, 嬸嬸以為你係飛仔?

Yam 飲者 said...

Rickie: All of the above la. 一來嬸嬸天黑眼矇,二來我是千年不變的老妖嘛。另外,哇哇哇同哈哈哈不是一樣的嗎?『娃哈哈特約』的嘛!

Ben: 歡迎進入豐富多姿的粵語世界!曾經聽你講過一句「有冇搞錯」,字正腔圓,好掂丫!兩年多前我曾經被一個卅餘歲、後來(現在)做了同學的歐洲人猜我肯定不到三十歲,當她知道我比她大很多的時候,嚇死左。

勇者哥哥:此所以我堅持要留鬚,否則以我一表人才,笑容甜美,真係男廁都唔敢入!

Jennifer said...

巴市奇緣至真,同一條街,咁耐都撞唔到...多謝分享,真係笑到抽筋咁濟。

Yam 飲者 said...

Jennifer: 謝謝光臨。其實我唔明住同一條街撞唔到有咩出奇,試想像你如果住在香港英皇道或者皇后大道西,或者九龍彌敦道或窩打老道,那怎會輕易遇到住同一條街的某一個人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