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 the business of theology it is hard not to be controversial - Jurgen Moltmann

Thursday, 9 November 2006

亂世。福音。納雜感言

咱學院榮休教授、前任院長Duncan Forrester講『末日災難時代的信仰與使命』(Faith and Mission in an Apocalyptic Age)

本來他的題目明明是『新院 (即咱學院) 的神學與使命』,好一個deceptively simple的重量級題目,我也是被此吸引,而在論文某個小段落正在攻堅的關頭也選擇去聽的,一心聽聽前輩有甚麼融會古今的體會或者語重心長的叮嚀,豈料他開場便說改變了主意,覺得應該講些更對應當前世界形勢的。呵呵呵

Forrester是位和藹敦厚的長輩,總是故事多多娓娓動聽,今次顫動我的有三點。

壹。馬可福音13章及相關經文,甚至整本新約的所有啟示文學,都沒有叫信徒在災難的日子起來戰鬥,或者對自己認定的邪惡力量發動甚麼聖戰,又或者為某種目的而採取甚麼行動,而是安靜等候,忍耐到底,堅守真理,觀看上帝的作為。

貳。啟示文學令人在戰爭與危難的歲月裡看出 (discern) 上主的作為,給人帶來希望,拆除那些『今世執政掌權者』的權勢外貌。『以不一樣的眼光看世界,讀者便能夠以不一樣的方式面對生死。』(引述聖安德烈大學新約教授Richard Bauckham)

叁。因為『貳』的緣故,因此Forrester提出一個大膽建議 (是他自己說『大膽建議』的):基督教末日啟示觀本身便是福音 (Christian apocalyptic is gospel)

Forrester最後讀一段報紙,是一個早前在伊拉克被綁架後來被特擊隊救了出來的英格蘭義工,拒絕提供證據指控綁架他的人。他說,我絕對反對死刑,所以我不會出面指控他們,而且我相信,在目前的處境下 (指在伊拉克),饒恕比甚麼都重要。

幾天以來,薩達姆候賽恩的死刑、伊拉克 (某些人) 的熱烈慶祝、英美等國領袖的『該死』言論,一直縈繞我心。我想,世界上真有『該死』的人嗎?但,饒恕果真容易?耶穌求上帝寬恕那些釘死他的人,『父啊,赦免他們 …』,又是怎樣的心情?

夜裡回家扭開電視,BBC News 24,是Donald Rumsfeld辭職的新聞。

2 comments:

Yam 飲者 said...

補充:

Forrester還說了很多令我印象深刻的小故事,其中一段關於英美和伊拉克之間的。話說1991年波斯灣戰爭,盟軍一舉擊退入侵科威特的伊拉克部隊,為那個舉世同情的小國恢復主權,不列顛首相Margaret Thatcher竟說,要承勝追擊,殺入巴格達,把薩達姆候賽恩拉下馬。惟獨那時的盟軍統帥,後來做了布殊政府首任國務卿的Colin Powell說,萬萬不可,開戰的目的已經達成,我們應該馬上撤退,再打下去是不道德的。可敬。

Forrester說,往往是不在戰場上的人喜歡開戰,叫人打打打,但那親身上過戰場的,臭過戰爭的味道,才知到可免則免。

rickie said...

謝謝分享,勾起點點反省.
記得讀過Philip Yancey一本書,裡面說到一位波蘭女神學家,在一個國際性的會議中主講"寬恕"這題目, 說得起勁的她, 卻無法在會議期間的主日崇拜內與同場的德國代表握著手一起禱告, 因為她全家死於納粹德軍的集中營; 讀這本書時正身在波蘭, 且剛到訪過兩個集中營, 痛心之餘, 更深切深體到這位女神學家的心情. 寛恕不容易, 雖然並非不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