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 the business of theology it is hard not to be controversial - Jurgen Moltmann

Saturday, 30 December 2006

風,火,歸,情


原來是差不多三個月前的事了,某天黃昏蛇去Filmhouse看了Volver,記下過一些零碎的思緒,鬱在人腦的潛意識和電腦的硬碟裡,還是忍不住要寫它一寫。

那也許是Pedro Almodovar到目前為止最易看、最「正常」、最不扭橋怪雞的電影,但其實始終不脫他那總喜歡把故事的推進扭來扭去的特色,看到中途我真以為他的「return」是「回魂」,講死人回來補償生前的遺憾 心中暗叫,喂,唔係掛大佬,怎麼搞套The Sixth Sense出來呀!看下去,才知道是「回家」不是「回魂」… 不過其實也是「回魂」的,是一份屬於「靈魂」層次的「回歸」。

我看艾慕杜華不多,而且是從比較近期的Bad Education開始看,然後才利用Cameo逢星期三中午的一鎊特價場,連續追回之前的Talk to HerAll About My Mother,絕對不算是擁躉,頗為enjoy就是了。

Volver裡的『回歸』或『回家』,層次豐富多元。一面是母親回來照顧年邁的阿姨,同時也回來跟離開家庭多年的女兒Raimunda (Penelope Cruz) 道歉復和,更重要的是回來透過照料垂死的舊日情敵女兒,藉以跟對方的家族和好。另一面是Raimunda重新接受母親、回到母親身邊的心靈回歸。還有一面稍為輕輕點過的,是Raimunda的女兒越過了少年的反叛,對她的重新接納。

幾個回歸故事,層層相扣互相交織感情又intense,由母親一人主動回家牽動女兒和孫女的心靈回歸與復和,每一段小故事都有潛質發展成重壓得透不過氣的悲情故事。但是艾慕杜華竟然把一個其實可以變得非常俗套的跨代恩怨家族情仇大悲劇搞得趣味盎然,且保持他一貫的抵死絕核,人物個個底牌多多,影像簡潔俐落,殊不簡單。

在這個女性回歸與復和的大故事裡,男性全是廢的,基本上沒有角色,連靠邊站的資格都沒有。Raimunda回鄉奔阿姨喪時,所有在鏡頭前出現的男性只是在喪家飲飲食食眼望望,真正跟她一起經歷grief works的是大群素未謀面的同村姨媽姑姐。

除了那找Raimunda看管食肆的朋友之外,故事裡面有角色的男性只能用『禍水』來形容 ── 當年葬身那場大火的爸爸,是引發整個故事發生的禍根;Raimunda的丈夫,又是一個要她literally費九牛二虎之力解決的難題。在這女子生命裡出現的兩代男人,都做了同樣可恥的事情,於是也得到非常近似的下場。

與此同時,因著解決男人禍水所製造出來的爛攤,女性的命運連結了起來。跨代的復和、家族之間的復和,也只能靠女性的勇氣和堅韌才得以成事。

Pedro Almodovar以男性之身,拍出如此女性宣言,故事說得過癮,信息其實好激。好野。


題外

香港把片名譯作《浮花》,除了跟原片名發音有小許相近之外,我看不出有甚麼奧妙,反而轉移了視線,引導觀眾去思索尋找一些其實在片中不存在的東西。

如果一定要玩發音,我情願用《花火》,呼應那啟動整個故事那場antecedent的大火,可惜這名已經有人用過。另外或者可以用《風花》,呼應故事主要場境的特點 ── 小村落那不停刮著瘋狂大風的氣候。更加貼題的可能是《風火》,但會令人以為是武俠片。

5 comments:

zo said...

風花, 又係幾好喎. 不愧為前影音首領. 我都好鍾意開場墓地風起兮一幕.

卡卡西 said...

電影母題「回歸」絲絲入扣,一氣呵成。
果真是有神學味的專業影評!

Ben said...

早點看到您這篇, 我就不用花大把時間上網找相關影評了.

台譯片名 "玩美女人" 既不似 "回歸" 忠於原意, 又不如 "浮花" 至少還嘗試在發音上作文章, 反倒有搭流行歌曲順風車之嫌.

ton^chat said...

或者叫《發火》仲抵死呢...
資料補充:你看英文字幕便有所不知,中文片名來自戲中Raimunda的獨唱歌詞(字幕是邁克譯,歌詞也是,在歌詞中用浮花自然沒有不可以,於是順理成章做了片名囉):

浮 花 , 歸 來 額 角 添 霜 ,
歲 月 如 雪 , 染 白 娥 眉 一 雙 。
感 覺 , 生 命 轉 眼 即 逝 ,
二 十 年 如 煙 似 幻 。

微 溫 回 望 , 徘 徊 在 影 子 尋 你 喚 你 。

渡 日 , 心 靈 緊 緊 牽 絆 ,
清 甜 的 記 憶 , 我 再 次 為 它 流 淚 。

Volver,
con la frente marchita,
las nieves del tiempo platearon mi sien...
Sentir...
que es un soplo la vida,
que veinte anos no es nada,
que febril la mirada
errante en la sombras
te busca y te nombra.

Vivir,
con el alma aferrada
a un dulce recuerdo,
que lloro otra vez...  
(Volver. 1935. music by Carlos Gardel. lyrics by Alfredo Lepera)

Yam 飲者 said...

謝謝諸位過獎。
也謝謝趙小姐提供的資料,原來是中文版歌詞的禍,呵呵呵!
我知道片名Volver是從那歌來的,但一直以為是首原創主題曲,因為歌的內容跟電影的故事和情懷如此吻合。

但恕我無法認同「在歌詞中用浮花自然沒有不可以」,因為「浮花」在歌詞裡面根本是不存在的,是一個強加進去的alien idea。這樣,那歌詞的中文版本,與其稱為翻譯,不如說是改寫。
這裡或者牽涉到翻譯的定義,以及翻譯的可為與不可為(do's and don'ts),歡迎討論爭論辯論。搞過聖經詮釋,我當然明白,任何翻譯都必然是詮釋(all translations are inevitably interpretations),但我始終相信,詮釋是一回事,加插一個原文裡面沒有的概念又是另一回事。

我手痕,也嘗試根據我對歌詞意思和全片敘事脈絡的理解,提供另一個歌詞的中文版本,歡迎指正:

歸家,
額已斑駁,
風雪歲月使我鬢如銀絲。

自知,
生命如風,
廿載年日並不如煙,
浪蕩之中小病之際總在暗角叫喚你。

浮生,
我雖逞強,
甜蜜記憶卻又叫我愴然淚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