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 the business of theology it is hard not to be controversial - Jurgen Moltmann

Monday, 18 December 2006

不列顛的非基運動與文化革命

聖誕將臨,大學照例全校關門休假兩周,圖書館也照例為這個例行安排發出一封『公告天下』電郵。

但是,今年的電郵出現了一個非常刺眼的字眼。這個每年唯一的全大學休假,從前一直稱為『聖誕新年關門』(Christmas and New Year closure),今年變成了『節日假期關門』(festive holiday closure)

當然,這應該不是愛丁堡大學的統一說法,因為大學各部門和學生會的網頁裡『聖誕』一詞還是到處可見。然而見微知著,把『聖誕』改稱為『節日假期』畢竟是不列顛聯合王國大勢所趨,是『非基督教化』(de-Christianisation) 浪潮的重要一步。

幾年前,有幾個英格蘭城市的市政府牽頭,把『聖誕』改稱『冬節』(Winterval),不過可能不少人覺得不倫不類,也就流行不起來。

無論是把聖誕改稱festive holiday還是Winterval,背後的理據是認為濃厚的基督教色彩會冒犯其他宗教或者無宗教或者反宗教人士,於是為了尊重多元文化和信仰,就必須把明顯的基督教味道除掉。

同出一轍的,是英航禁止基督徒員工把十字架項鍊墜掛在衣服外,但穆斯林的頭巾面布可以照戴。理由呢?英航說,頭巾無法收藏但十字架項鍊可以。說得難聽點,那等於說,你容易欺負所以我欺負你。最終令我吃驚的,是法院最後接納英航的理由,員工敗訴。

也同出一轍的,是大學學生會限制或者排擠某些基督教組織的活動。

去年開始,因為學生會抗議,愛丁堡大學取締在學生宿舍房間內放置聖經的傳統。

今年初,愛丁堡大學禁止福音信仰的『基督徒團契』(Christian Union,跟IFES有關連) 在校園範圍內推行性教育課程,理由是他們的課程散播恐懼同性戀的思想、排斥另類性關係和性身份、鼓勵婚前禁慾。

今年以來,全不列顛最少有四所大學的學生會 (包括愛丁堡大學),取消基督徒團契在校園裡的『註冊學生組織』資格,或者禁止它在校內宣傳活動。學生會的理由是,基督徒團契立場排外,不容許不認同其信仰的人成為會員、擔任職員、或者主持團契聚會。

類似事件其實早有前科。過去幾年,就有倫敦大學學院 (University College London)HullWarwick等大學發生過類似事件,甚至有基督徒團契在學生會名下的銀行帳戶被凍結,只是沒有引起傳媒注視,就沒有甚麼人知道了。

到了近月,英格蘭有幾位聖公會主教公開批評社會主流對宗教 (不單是基督教) 不合理的排擠,有些校園裡的基督徒團契又聲言準備控告學生會,媒體就開始注意了。既戲謔又認真,既認真又戲謔地套用古典聖詩歌名,《經濟學人》說他們『奮起基督精兵』,《泰晤士報》說『哈利路亞,他們興起為耶穌了』。

在這個自豪地號稱全世界最世俗化的國家,那些校園基督徒團契對很多問題的看法,也許不是大部份人所能接受,甚至不是所有基督徒都完全認同的。可是,學生會的做法,卻是明刀明槍的禁制言論自由和監控思想。「我不同意你的看法說法,不許出聲。」在這個以言論自由為社會基石的國度,在強調多元思想互相撞擊的大學校園,真是匪夷所思。

另外,因為基督徒團契不接受非信徒為正式成員、為核心,而指控它們『排外』,更加荒謬無比,連甚麼叫『信仰群體』或者『意識形態組織』都不懂。如果這套邏輯成立的話,我們大可以質疑怎麼教會不肯聘請無神論者為牧師神父,伊斯蘭清真寺不請天主教修士講道帶領祈禱,無神論團體不找教宗當顧問,同性戀組織不讓反對同性戀人士來管理,環保團體不請消費主義者當總幹事,諸如此類諸如此類 …。

不過背後更深一層的,其實是這個國家對自身文化傳統的貶抑與踐踏,簡直到了驚人的地步。姑且放開宗教和上帝不論,基督教文明 (Christian civilisation) 作為千多年來不列顛的文化根基,如今淪落至此,我這旁觀過客也不禁慨嘆。

上世紀初,中國知識份子面對外來文化洶湧而來,主張全盤西化,摒棄傳統。一九二零年代,又發生大規模的『非基 (督教) 運動』。四十年前,中國又進入瘋狂狀態,年輕人高喊破四舊,要打倒一切傳統文化。反東反西反來反去,到頭來,不知『立』了甚麼。

如今,不列顛人一面企圖切除深植文化裡的基督信仰,又面對伊斯蘭等等外來宗教和文化湧入,本身的文化身份變得浮動不定,進退失據更是常態。

容納多元文化與宗教是一回事,丟棄自己所繼承的遺產又是另一回事。誠如坎特伯里大主教Rowan Williams不久前在《泰晤士報高等教育附刊》撰文評論基督徒團契事件時說:『持守傳統價值何罪之有』(it is not a crime to hold traditional values)

後記

今夜一面吃我津津有味的晚餐 (冷藏了兩周的鱈魚配有機馬鈴薯炒椰菜花),碰巧看了Channel 4的專題片《The Trouble with Atheism》,講當代無神論已儼然成為宗教,甚至頗有原教旨 / 基要主義味道,滿有佈道和護教的熱誠,要到處宣揚無神的真道叫人悔改歸信。有趣,單是fundamentalist atheism這個名詞已經令我fascinated。於是的起心肝,把這篇開動了個多星期的東西拿出來埋尾。

1 comment:

Pakkin said...

飲者,讀你這篇,深觸良多。送上白雙全兄這個近作:

討厭自己的歷史
http://oneeyeman.blogspot.com/2006/12/33.html

::Pakk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