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 the business of theology it is hard not to be controversial - Jurgen Moltmann

Tuesday, 5 December 2006

關外風光


閉關數天,為要把糾纏多時的某一章論文寫完。
都說輪常轉,事難料,結果比原定計畫延誤了十多小時,
收工出關已是12月5日。

到學院放下功課給老師,
咪咪摩摩撐撐,搞吓甲乙丙丁,耕田食穀,
離開時已經四點半。

趁出關有心情,關外有美景,
就拍下了…


學院對開斜坡上的聖誕樹,
是瑞典政府每年送給愛丁堡的。
(忘記了是甚麼原因。)
但本來負責運送的船公司剛剛倒閉了,
其他船都不夠大,於是…
今年這樹由瑞典出錢在蘇格蘭買來。
遠景是愛丁『堡』。


四點幾,天黑黑,
但依稀仍可見背景中咱學院馳名的雙塔。


轉身一望,當場大叫OMG,
此情此景,正是應驗了我從前常常提及的愛丁堡感言:
『月圓之夜,學府之顛,高手林立,飛來飛去,
我等小輩初哥,只能靜觀,不敢造次。』


圓月下,輪仍轉。
是的,是夜原來是農曆十月十五日,
是我稱為『初冬節』的。
八月十五是中秋,
那麼九月十五和十月十五
不就是深秋節和初冬節了嗎?

前景是每年一度的『洋年宵』,
German Market。


後記:初冬節出關晚餐:
1. sandkuchen mit haselnuss krokant (sponge cake with caramelled haselnut) [about 15p]
2. pan fried cod fillets with spaghetti in homemade sauce of fresh tomato and herbes de provence [total cost less than 50p]
3. Yam's unique fairtrade organic tea with soy milk [less than 5p]
相機沒電,冇圖為證。


4 comments:

Anonymous said...

完全 feel 倒晒你的輕鬆自在.
enjoy 啦,老友.
今次出關有多久?會在愛丁堡過冬嗎?

Yam 飲者 said...

Anonymous:謝謝你完全feel倒晒我自己完全feel唔到的東西。
今次出關兩天,到12月7日為止。

rickie said...

其實我唔係咩無名氏,
只係唔記得打翻個名,
有興緻欣賞週遭景緻,
有胃口食嘢,仲唔係輕鬆自在.
可惜只得兩天,但總好過冇,
算是又踏前了一步吧.
可喜可賀.
p.s.話時話,你自己有冇走畢全程o既目標時限?

Yam 飲者 said...

「有興緻欣賞週遭景緻,
有胃口食嘢,仲唔係輕鬆自在.」
哈哈,也許是吧。
不過其實我在工作間的位置就對正窗口,天天就是望著這樣的「景緻」;吃嘛,我是「生蟲」的,從前跟我朝夕相對的隊友就知道,我是無論得時不得時都可以大吃大喝的,任何心情之下(就算同人一邊拍檯對罵),一樣可以好好地吃,常常令對方吹漲的。
p.s.話時話,走畢全程的時限從太初已經命定了,不是我可以決定的,而是不列顛政府轄下一個管轄全國大學研究院的機構訂下的。當然人有自由意志,任何人都可以踰越它,罰之嘛,好簡單。既罰學生本人,也罰所屬的學校,逐個月計,十分和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