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 the business of theology it is hard not to be controversial - Jurgen Moltmann

Wednesday, 23 August 2006

搭地鐵學中文

回到香港一個星期,不多外出。今天搭地鐵的時候,竟然意外地解答了一個數月來無法解通的疑團。

話說當代中文多采多姿多變,新辭彙層出不窮 (港式俚語還不算在內),只要離開香港較長時間,回來總會發現媒體裡出現一些聞所未聞的新辭,令人抓頭不知所云。

譬如多年前留過兩年學,當年不像現在可以天天在網上看香港報刊,回來之後,赫然發現新聞媒體都在談『共識』,完全莫名其妙,後來終於領略到那是consensus的意思,就覺得『共識』一詞真巧妙。

最近幾個月從香港報刊經常看到『維權』一詞,似乎是專門指一些中國內地的民間活動,『維權人士』可能是指activists,但『維權』到底是甚麼意思呢?我只能確定,那是屬於橫行大陸中文而且愈來愈統一香港的『縮骨文』,但它究竟stand for甚麼?請教過朋友,無人可以肯定地答得出。

今天在地鐵上舉頭看那通常都全無context、而且簡單得令人摸不著頭腦的新聞簡報,竟然看到:『何俊仁堅持絕食支持國內維護人權人士』,哦,恍然大悟。

謝謝地鐵。

10 comments:

史提夫畸畸 said...

縮骨文至尊當然係祖國啦,你呢類「海歸」,實在少見多怪。

sf said...

講起縮骨文, 我每次聽見新聞說 策發會 甚麼甚麼, 總會聽成 策反會/插髮會. 後來我醒目了, 以為它原來是政府的 策動發達委員會.

Carla said...

透過找對應的英文詞語來理解中文新詞, 當然會一頭霧水啦。飲者你需要的不是地鐵,而是重搭你當年牙牙學語時, 學習母語新詞彙的技能.....

hmvchan said...

橫行大陸而且愈來愈統一香港的,不止是奇奇怪怪核核突突的「縮骨文」,兼且是無厘頭的名詞動語化。

尤記得早年唔記得係奧運定係亞運,亞洲新聞報道員說:「國家隊『衝擊』XX金牌失敗!」那時候我真的火都來,好肉酸啊,好端端做乜要用呢個詞呢?都唔係中文來的!

這次暑假回港剛巧碰上六四紀念,去了維園一趟,是晚晚會主題是「維權」,但我和任公您一樣,都是一頭霧水,心想大陸話真的好powerful,快要徹底「衝擊」香港的語言了!

passerby said...

1. 流腦=流行性腦膜炎

明報
http://www.mingpaony.com/htm/News/20060704/na0103.htm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2. 日腦=日本腦炎

Yam 飲者 said...

謝謝各位的和應與賜教。
史提夫說得很對,我不過是頭海龜,對陸上的事物最多只能看到沿海的沙灘,裡面那一大片大大的陸地,完全無知。

Pakkin said...

歡迎從大海彼岸返歸,登陸產卵~
(遲講好過唔講~)
::Pakkin::

Yam 飲者 said...

冇卵產架,龜公黎架。 :-p

婉雯 said...

海龜也不錯啊,起碼是保育範圍的物種,命仔矜貴些呢:)

Yam 飲者 said...

巧遇答案:
http://hk.news.yahoo.com/060917/12/1t5w6.html

【明報專訊】維權是中國內地常用的詞彙,近年漸為香港人所聽聞,更是2006年支聯會舉辦的六四集會的主題之一。維權(Defend rights / Rights defense / Rights protection)是指維護法律保障的最基本和不可剝奪的權利(如生存權、產權)而採取的抗爭行動。

事實上,維權在內地的應用範圍十分廣泛,由房產買賣到日常的消費都用得上。當中較重要且為人所知的維權個案一般發生在農村,其主角往往是當地的居民,抗爭的對象則是地方的幹部或有勢力者。

80年代,內地進行一系列的農村改革,包括計劃生育、徵地、強制推行火葬等等,反對的農民與執行政策的官員關係開始緊張起來,單在1993年,就有8000名縣、鄉政府的幹部在與農民的暴力對抗中死亡。

近年,人民法治意識的提高,一種新的維權模式開始興起,這就是「依法抗爭」。依法抗爭是指維權者以國家憲法、中央政策作根據,批評地方幹部的行為或判決「違法」,以保護或討回受害者的權利。

維權運動由於能引起廣泛的關注,故能對國家違反人權的行為予以監察,例如03年3月,大學生孫志剛因沒帶身分證被派出所扣押,其間被打死,事發後,來自北京的律師許志永聯同其餘兩名法學博士俞江和滕彪上書中央,成功廢止有關收容的條例。部分論者因而對維權寄予厚望,認為維權將會提高內地的法治精神及公民意識。

但亦有學者對維權的前景表示擔憂,認為內地的法律體制並未完善,不單是受害者自身,甚至是協助他們的律師及學者也往往會因參與維權而受迫害。例如曾支持廣東太石村村民罷官的法律顧問楊茂東,便被國家控以「涉嫌聚眾擾亂社會秩序罪」。因此,除非中國政府內部出現了一批重視憲政的開明官員,否則民間的維權運動,作用仍十分有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