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 the business of theology it is hard not to be controversial - Jurgen Moltmann

Saturday, 19 August 2006

機場步步 … 步驚魂

不列顛聯合王國把恐怖襲擊的警戒級別從『imminent』降低為『serious』之後,我就準備動身離開愛丁堡。

我訂了的機位,是晚上7:20從愛丁堡到倫敦希斯魯,再在10:35從希斯魯起飛的。我遵從一切可以讓我順利登機的指示,把所有東西全放進寄艙行李裡,除了錢包鑰匙和護照之外,沒有任何隨身物品。從來沒試過這樣撘飛機,如果不擔心掟爛電腦電話,其實非常輕鬆。

愛丁堡機場一貫的平靜,只是辦登機手續的人龍比以往略長少許,但也沒排多久就到了櫃檯前,那姐姐說,先生你預定了機位但是沒有機票啊。吓?我是用e-ticket的嘛,怎有機票呀?她說,現在一定要有機票才可以讓你登機,沒問題的,你先過去訂票櫃檯那邊,他們會替你印一張機票過來,那就成了,你不用重新排隊。哦,好啦。

到了訂票櫃位,那姐姐說,先生你的名字的確在乘客名單上,但是我們沒有收過你的付款,不能給你出機票啊。吓?甚麼意思?我的機票是在國泰網站訂的,現在是回程,早已飛了過來,怎會未付款?

她說,我們這裡看不到有收款紀錄,倫敦國泰的電話又沒人聽;你快找出你的訂票編號、來程出發日期,我就可以幫到你。不過你的班機剛剛延遲到9:30才起飛。

What?九點半?那我怎樣趕得上10:35的接駁?

應該趕不到的了,不過你無論如何都要先飛過去啦。

我只好把行李重新打開,翻查手機和記事簿,無法找到大半年前的訂票號碼和出發日期,唯有一面打電話到香港國泰熱線叫救命,一面斥資上網翻查昔日的訂票confirmation email。兩下手勢就給我找到了,不過燒耗了幾鎊。

一個箭步飛奔回訂票櫃檯前,大聲叫出我的首程出發日期,那姐姐不用五秒就替我搞掂,但同時說,你那班機的閘口要關了,都不知道他們會否讓你進去。

搞錯呀?你剛才不是說延遲到九點半嗎?

是的,不過剛剛又提前到7:55了。

7:55?現在還沒到六點半,大把時間呀!

是的,但他們要按原訂時間關閘。

唉,玩死,咁都得。

於是又再兩個箭步飆回登機櫃檯,大叫救命,我還可以登機嗎?行,把行李放上來吧。

終於可以斯斯然入閘去了。一額汗。

航機準時9:30降落希斯魯,我9:58到達Terminal 3轉機。坐過同一班機多次了,從沒見過如此寧靜的Terminal 3,像機場關了門似的,很嚇人。抬頭一望告示牌,我的班機竟是整晚最後一班,而且已經gate closing。想死!一直急步飛奔,用五分鐘跑完本來廿分鐘的路程,我果然是最後上機的其中一人。

安頓下來之後,經過身邊的機艙服務員跟我說,welcome home。哈,世界最佳航空公司的票價,抵佢賺。

是的,我回來了,而且剛趕及了為小狗慶祝四歲生日。嘻。

不過行李就要多等一天。其實我也料得到,因為倫敦轉機時間太緊迫,人都差點趕不到,行李趕不上我也不會很奇怪。況且翌日有專人送到不用自己搬回家,更好。

但是我得澄清幾點美麗或者不太美麗的誤會。一,我完成了論文 / 畢業了嗎?不是。二,我這次回來暫時不會離開嗎?也不是。三,我被學校擯了出局嗎?託賴,暫時還沒有。

3 comments:

zo said...

welcome home^^

史提夫畸畸 said...

老細,welcome home!!! 順祝任家少爺生日快樂!

輝記 said...

回歸祖國,可喜可賀。有無時間喝茶吃飽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