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 the business of theology it is hard not to be controversial - Jurgen Moltmann

Monday, 8 January 2007

此地空餘黃鶴樓



愛兒任我游
(香港身份證號碼:005197)
1997.3 (?) - 2007.1.8

【攝於2007年1月8日上午】


6 comments:

輝記 said...

鴨鴨走了?鴨鴨走了。由鴨鴨到任我遊,你走過了不平凡的一生。一生只拍片一部,但已光芒盡露。但你不戀棧水銀燈下,找到了好爸爸好媽媽,歸園田居。曾與你共事的我,在此祝福你,也記念你。好爸爸,你也要保重啊!

卡卡西&烏鴉 said...

我游能安歇在父親懷裡,也算是一種幸福了,接下來就到主的懷裡安息吧。願我游,此後一路寬闊。

我游振翼向西飛,五里一徘徊。彼身雖離去,
其心永沈醉。

Pakkin said...

同泣…
記得小女犬兒第一次知道小鴨,仲成日提起…

Ben said...

與我游素昧平生, 卻同感
"日暮鄉關何處是, 煙波江上使人愁" 的無奈.
十年人世一遊, 尋家, 居家, 如今歸家.
祝我游, 一路好走...

ton^chat said...

謝謝我游,或多或少是因為你的關係,令我有機會讀到《這還是天父世界嗎?》,這是很重要的……我不會忘記

Yam 飲者 said...

感謝各位叔叔阿姨在此和別處的關心慰問,心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