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 the business of theology it is hard not to be controversial - Jurgen Moltmann

Tuesday, 11 July 2006

哥本哈根感言

在瑞典小城參加幾天會議之後,航班大誤,滯留斯德哥爾摩幾場酒店過了一夜,今早620再起程。

昨夜倦極卻在床上輾轉,得到了三千萬,趁此在哥本哈根機場等候轉機的空檔記下來,其他方面詳情容後 (假如還有機會 / 時間 / 心情的話)

第一,千萬別再埋怨香港熱到嘔電了。

我到達瑞典的那個下午,攝氏三十度,下飛機坐巴士到Sigtuna小城再烈日當空步行廿分鐘到會議地點,簡直熱到嘔茄,內外全濕。那幾天連晚上基本上都是炎熱的,不少人都是T恤短褲涼鞋一道,氣氛像極了年輕時去夏令營,或者是香港馬料水某大學的宿舍,以我縱橫學術界三十多個月,從未見過如此格調的學術會議,真是好玩。不過我在愛丁堡的裝備,除了內衣之外根本沒有夏天衫 (基本上沒有需要嘛),熱死左。

第二,千萬別再投訴愛丁堡東西貴、不列顛聯合王國東西貴了。跟瑞典相比,我那邊是購物天堂。

瑞典貨幣Swedish Kronor (SEK) 幣值比港元略高,都是一美元兌7.XX。簡單市場觀察,舉例:一般三文治 (包括7-11) 大概SEK40-50,麥記魚柳包餐約SEK50;新片DVD大部份SEK199;從機場到會議小城的巴士SEK20 (路程不超過十公里);往返斯德哥爾摩市中心的機場快線火車單程SEK200,我買的六小時內來回票SEK280;商場裡一般款式的Addidas or Puma鞋大約SEK900-1000

第三,千萬別再實牙實齒地說預計一年內完成博士論文了。近期知道了一些同學論文口試翻艇的消息,好驚。

剛好老師看了我近期寫作中的大半章之後,那天跟我詳談,用我的香港俗語口吻來表達,他的大意是:『喂大佬你究竟想唔想畢業架?寫D咁既野出黎,都無「丫叫文」既!個日你present得又清楚又convincing,係呢度無晒。』(注意:我老師是很斯文的,我說話比他粗暴得多。) 我早知道自己寫得不好,磨來磨去都不滿意,給他摔兩下,挺好。老師的作用正在此。

1 comment:

奈奈子 said...

歐洲熱起來不是人咁品,你最好還是準備一些比堅尼之類的,好自為之啦
忘了謝謝你的sms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