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 the business of theology it is hard not to be controversial - Jurgen Moltmann

Thursday, 20 July 2006

熱浪、爽浪、和比熱浪更熱的浪

過去幾天的天氣報告都大叫熱浪襲擊,更預測昨日 (星期三) 英格蘭一些地方氣溫會升到攝氏39度,BBC天氣網站甚至預料昨天愛丁堡最高氣溫34度,嚇死人。香港朋友們都問我:很熱吧?但是weather.com一直都只預測會有27-28度。(那在這裡已經算非常熱的了。)

結果呢?據說英格蘭有些地方真的非常熱,尤其倫敦附近,Gatwick Airport超過36度。可是愛丁堡可能真的得天獨厚,我昨天下午差點著涼。

其實這個星期一開始真的有點熱,下午有廿四五度吧,我連續幾天外出時,都破天荒地穿了短袖T ── 其實那平時是我的內衣,穿了幾年都開始有D霉霉地,不過公園散步無所謂啦,已經好過很多人差不多甚麼都沒穿就在那裡曬太陽。

昨午同樣的裝束出外,卻一直覺得涼浸浸的,甚至頗有寒意,很明顯我是穿少了。整個下午雲多風猛,氣溫沒有超過21度,四五點已經降到1718度,還要吹正我這邊的東北風,要關窗。哪來熱浪?

狗狗避暑新招:


昨夜晚飯前,突見小姪兒上線。香港三點多了,怎麼還沒睡?於是留下一句「go back to bed little friend」便煮飯去了。

飯後回來,他竟還在,還問我「你好嗎」。原來是大姪兒,現在可以每週放假一次回家過夜,就這樣首度跟他網上攀談了一個小時,我這叔叔真是既驚喜又是千般滋味上心頭。

這大姪兒聰明敏捷高大英俊,小時候跟我關係挺不錯,小學時是運動健將 (入選香港少年欖球隊啊),但是過去幾年的路非常崎嶇,在黑白正邪中間反覆徘迴。一年前,再次失腳,幸好還自知無力自救,一天主動找我訴說,自己決意要進入一個遠離塵世的地方受訓,學習重新做人。對於那裡超級簡單的生活,從最初經常叫悶到昨夜反覆提了幾次「都幾開心」,或許他真的改變了。

姪兒,你大概不知道,當你昨夜主動把自己下一步的學習計劃告訴我,懂得謝謝我關心,又問我還要讀多久,還吐出一句「願主祝福你」的時候,叔叔的心跳動得多麼厲害。這一刻,我的眼也是濕的。

舊事已過,都變成新的了。真願你的轉變是長久深刻的,叫那些看扁你無法改變的人掉眼鏡!

1 comment:

奈奈子 said...

願主祝福你和你姪兒和你們所愛的每一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