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 the business of theology it is hard not to be controversial - Jurgen Moltmann

Saturday, 8 April 2006

發現了自我,失去了天鵝 【expanded】

>>> 新增2006.4.17後記:請看文末 >>>

夜在網上搜尋之際,赫然看見自己的名出現在屏幕上,當堂打個突。

原來是一個在冰島的網站deusexcinema.net 【請看】,轉載了我年多前在Expository Times發表的書評。【書評全文

那是冰島一群有興趣研究「宗教/神學與電影」的學者組織的網站,整個網站都用冰島文,就只有這個小小的書評角落是英文的,小弟的作剛巧給排了頭位。傳給我的「媒體與神學」博士四人幫,分享這個極度無啦啦的發現,他們說:嘩,你是世界知名學者啊,可以跟你合照嗎?呵呵呵。

後那個下午,各新聞媒體包括BBC News 24 和 Sky News 等頭條詳細報導,上週在蘇格蘭東岸小漁港Cellardyke發現死去的天鵝,已經證實感染了H5N1病毒。

這個發現不列顛聯合王國首宗證實H5N1個案的地方,跟愛丁堡一水之隔,在海港對面東北大約四五十公里。



從來與世無爭的寧靜漁港,一日之間成了整個不列顛聯合王國的焦點,蘇格蘭政府有關部門高層來訪,安撫人心,傳媒更成日捕住日講夜講。從香港人習慣了的標準來看,這邊的官方反應可算是慢條斯理,放在香港注定被傳媒公審要問責下台;然而從政府到醫療界都不斷強調一個信息:要謹慎,但不要恐慌。當然,有人認為政府和公共衛生專業人員故意低調處理,也有人批評傳媒炒作唯恐天下不亂。

我嘛,就特別注意到其中幾點,跟香港發放的信息很不同:
1. 不要停止餵飼野鳥,只要注意衛生安排就行了。
2. 白鴿不是禽流感高危鳥類,無須針對或者害怕白鴿。
3. 沒有理由禁止小朋友接觸鳥類,只要小心別接觸糞便和屍體,注意洗手。
4. 小型的散養家禽戶,應該把家禽好好保護掩蓋,以免被野鳥糞便滴正。

請看看這個BBC的『專家解答難題』頁好了。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2006年4月17日:後記:

  • 世事難料,復活節週末假期,發現禽流感死天鵝的Cellardyke和鄰近小鎮,迎來了大批從全國各地湧來度假的遊客。本來以為禽流感會令那邊變成生人勿近,誰料竟然令寧靜的角落突然變得熱鬧,這些不列顛人好奇心戰勝一切無有怕,真好玩。【詳情:《蘇格蘭人》日報
【by Steve Sack, The Minneapolis Star-Tribune】
【source:http://www.cagle.com/news/BirdFlu05/images2/sack.jpg



我赫然醒悟,原來挪亞方舟的故事裡面,也包含了「人與眾生共存」的潛在信息,各樣的生物同樣是被上帝顧念和拯救的。上帝沒有叫挪亞只帶家人上船呀,是嗎?唉,咱們的「人本眼鏡」(anthropocentric lens)太厚了。

8 comments:

Dot said...

我認為,英國的crisis management係以知識為基礎的. 當遇上問題出現, 佢地會以專業知識作為制定行動的依據; 但係香港似乎不太著重以知識為基礎的理性分析,反而衝動地以「息事寧人」的中國人心態處事, 以致往往草率行動,結果適得其反.

不過, 我相信支配著行動背後最重要的一個信念係, 現代中國人看一切生物均屬器物, 唔會看重佢地的價值; 但英國對動物的人道精神較強, 對其生命自然有較多的尊重.

rickie said...

除咗合照,可唔可以攞埋簽名?

Yam 飲者 said...

小點:
不必這麼全面擁抱高舉不列顛作風吧?
我倒覺得,氣定神閒(to put it not so positively,慢條斯理)與自以為是(或自以為無事)才是不列顛建制處理問題的特色。他們認為自己制度健全到天下無敵,一定不會有問題,就算出了問題都很容易糾正。有時候,處理危機的方法就是當作沒有危機(the British way of crisis management is to management as if there is no crisis)。
「現代中國人看一切生物均屬器物, 唔會看重佢地的價值」-- 恕難認同。這是非常西方基督教帝國主義的觀點,其實是個文化歧視的角度。漢文化一直是非常重視人與眾生的關係,人在大自然整體裡的位置;直到廿世紀被西方文化全面侵略之後才改變,變得instrumental。把一切生物看成器物,反而是工業革命以來在西方(歐洲)冒起的,再用一種對聖經創世紀扭曲了的解讀,給這觀點賦予神聖/合理地位。

俊珊:我給你簽名仲簽唔夠?在從前那個機構的時候,都不知道給你簽過多少次啦!(Kill Me Fund呀,記得嗎?都係唔記得好D,費事發惡夢啊可?)

Dot said...

我也認同漢文化看人與萬物的關係。我指的是“現代“中國人,當向錢看成為生活的焦點,古文化的精神就變得不再一樣。

Yam 飲者 said...

正是。
我所強調的正是,所謂「現代」中國人的「向錢看」價值觀,並非中國/華人/漢文化本身孕育出來的,而是外來的,是廿世紀後期西方末期資本主義(late capitalism)那種以「全球經濟一體化」為名的「市場原教旨主義」(market fundamentalism)入侵的後果。
而這套西方主導的market fundamentalism / late capitalism,則是古典資本主義的後裔,資本主義本身又跟歐洲工業革命和帝國主義是不可分的連體三胞胎。
然後嘛,要讓那個三胞胎長大成人,得到人和神的喜悅,必須要一套嚴謹而具有神聖地位的世界觀來承托。於是,對聖經創世紀的扭曲解釋,整理出「讓人主宰世界」(萬物之靈)的創造論,便來得正好了。

ohlala said...

喂喂喂,飲者,我又黎報串--
sf君盛讚你「論得很精采呢! 精采在並不在向錢看三個字上做文章, 而能站高些去看其來龍去脈. 為甚麼是文化歧視的角度? 先教壞你, 然後話你. 為甚麼你該受人話? 因為你不是自己人. 最妙的是,"必須一套嚴謹而具有神聖地位的世界觀來承托".」
轉自船山筆記

Yam 飲者 said...

唏,船山擦鞋之嘛。

Yam 飲者 said...

更正:
上列第三個回應(即我在11/4/06所貼)中間一句,應為:'the British way of crisis management is to manage as if there is no crisis.'
手文大誤,教壞街坊,見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