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 the business of theology it is hard not to be controversial - Jurgen Moltmann

Friday, 14 April 2006

石油,戰爭,伊拉克 –– 笑版

原來棟篤笑真係可以咁過癮。

早兩晚在電視More 4上看了Robert Newman’s History of Oil,是個單人表演的政治棟篤笑,100%笑到碌地,100%「框框聲」政治歷史評論。一句講晒:好玩。

講笑話講究用字精準,身體語言,timing準確,我當然無法在文字上重現。但他整個演出的精髓,在於笑到肚痛之中所表達的政見。

他整場表演的中心信息是:過去一百年的戰爭,主要都是因為石油而起;戰爭的歷史就是石油的歷史,石油的歷史就是戰爭的歷史。

於是Robert Newman的一個驚人之論,就是不列顛人對本身歷史的無知,舉世無雙 ––– 他們沒有想過,所謂第一次世界大戰,其實就是西方列強第一次入侵伊拉克,要奪取阿拉伯產油地區的控制權。咦,想落又似,大戰的結果,就是奧圖曼帝國瓦解,中東大幅土地由不列顛聯合王國接管,成為不稱為殖民地的protectorate

另外就是美國的經濟利益問題。1970年,全球產油國訂定協議,規定各地所有石油買賣均以美元交易,美元頓成全球最重要貨幣,無美元等於無石油等於無燃料,助長了美國的經濟強勢。誰料多年後某一天 (我忘了是199X),伊拉克突然不聽話,跟某個國家公開宣布,從此他們兩國之間買賣石油轉用歐元交易,不用美元,明剃美國眼眉,之後跟隊的國家愈來愈多。於是美國為了保障國家利益,當然要糾正伊拉克的錯誤啦。

還有就是世界各國未來對石油的繼續爭奪。當某個國家的本土能源供不應求,它就要向外發展,更要確保那外來的供應是可靠的,是自己可以控制的。當愈來愈多國家面臨這樣的處境,互相之間的利益矛盾便愈趨浮面。不列顛聯合王國在幾年前已經越過了這個能源自足的轉捩點,美國則早在1971年已經越過了,因此它在1973年便已經製訂了「以產油地區為軍事行動區域」的策略;所以,美國到處「確保石油供應」已非今日事。

Robert Newman問,那麼美國是否特別邪惡特別自私呢?非也。只因為它有實力向外攻打而已,其他國家如果有能力的話也一定會作同樣的行動。 千里達的能源也不能自給自足,也想「確保供應」,只不過沒有實力罷了。

尾聲之前Robert Newman提到中國近年在世界政治舞台上舉足輕重,更加好絕地說,單是胡溫兩位領導人的名字,已經令西方政界團團轉亂晒龍:

關於胡錦濤:

‘Who is the president of China?’

‘Hu, yes.’

‘Who?’

‘Yes, I said it’s Hu.’

‘Who is it?’

‘Hu. Didn’t you hear me? Hu!’

‘….. ???’

關於溫家寶:

‘Wen is Chinese Prime Minister, he’s coming to London.’

‘When?’

‘Yes, Wen.’

‘But when?’

‘Wen is coming, yes.’

‘You didn’t say when.’

‘I did, I said Wen is coming.’

‘….. ???’

他現場講得很精采,文字無法傳神,自己想像吧。

噢,還有,他整個演出為了貫徹「珍惜能源」的信息,舞台燈光全部用現場人力 (踏單車) 發電,係咪好玩呢?

3 comments:

TSUI Carmen said...

好搞嘢, 令我想起 Times Magazine 在江澤民退休, 胡錦濤上場時的抵死題目:

"Hu's in Charge?"

ohlala said...

人力發電咁搞笑?個場面係點既呢?有無一路影住呢?可否再描述下呢部分?

相關笑話:我就是部長/不講。

據說早年台灣的黃季陸先生當教育部長時,部裡曾流傳一則笑話。有一次有人打電話到部裡找部長,電話接到部長室,恰巧秘書小姐不在位子上,黃部長就親自接了電話,演出如下的一段趣事:

來電:「喂!請您接部長好嗎?」
黃季陸回答說:「我就是不講!(部長)」。黃部長的鄉音很重,把「部長」講成了「不講」。
來電:「你怎麼不講呢?我要找你們部長啦。」黃季陸有點兒不耐煩地回答說:「我就是不講啦!(我就是部長啦!)」
來電:「怎麼?您還是不講?我要找教育部長啦!」。
黃季陸更大聲地回答說:「我就是告意不講啦!(我就是教育部長啦!)」。
來電:「什麼?您不講也就罷了!還故意不講?您是什麼意思呀!」。
這位先生還想問個明白,不很生氣地問說:「先生!您貴姓大名呀?」。
黃季陸拉高了嗓子回答說:「黃季陸!(鄉音重=黃記囉!)」。
對方傳來暴跳如雷的聲音:「先生!怎麼連您自已的名子都忘記了?請您別再開玩笑了好不好,我是真有要事要找你們部長啦!」。

src=http://input.foruto.com/introduce/introduce_article034.htm

Yam 飲者 said...

不要這樣嘛。
在這個耶穌還沒復活的星期六早晨,這個當門徒都惶恐地躲藏起來的安息日,各自迷惘著怎樣渡過餘生的時候,在寧靜的古城一隅,你們居然令我的笑聲劃破長空震動全市,唉,失禮死人。
呢呢呢拿,彼得寫email來鬧鬼呀,「仲笑得落?」瑪麗亞從對面窗口gwud我一眼,好像說,「我個仔死左呀,你好開心麼?」

噢,是的,人力發電是那節目從頭到尾都強調的,常常都把負責踏單車的朋友拍進鏡頭,credit roller都有他們發電組的。更搞野的是,某一處Robert Newman說,這一段很緊張的,請把燈光dim暗些,他們就踩慢一點,燈就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