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 the business of theology it is hard not to be controversial - Jurgen Moltmann

Friday, 3 October 2008

當年本周舊舊事 :: same week that year

It was exactly 5 years ago this week that I arrived at Edinburgh and began my doctoral study. (Edinburgh still followed the old semester calendar in those days and research students were supposed to start on 1 October.)  I had no idea what to expect, and was ready to quit any time, but eventually managed to live through almost 5 tough but rewarding years.  It is total divine grace, from beginning to end.

Div School from Princess Garden

【New College and adjacent buildings viewed from Princes Street Garden, October 2003】

這兩天驀地發覺,原來五年前,2003年,這一周正是我到達愛丁堡的第一周。

當年的這個星期,日子跟今年是一樣的 —— 星期一是9月29日,星期五是10月3日。

那是愛丁堡大學實行舊學期制度的最後一年,大學十月第二周才開課,而研究生就由10月1日正式入學。

我藝不高,人卻膽大,而且多年前第一次留學經驗告訴我,早到是沒用的。(到現在我仍然維持這個看法,仍然會勸諸位準備要『遊』的『子』不用太早動身;就算要到步後才找地方住,也不要太早,否則可能徒然多找一次。)

於是,我定意在Fresher's Week(迎新周)才到達。

還清楚記得,我在9月28日晚上跟當時家裡六個大狗小狗逐一擁抱拍照,我萬般不捨,狗狗不知何事。9月29日(星期一)早上到達愛丁堡,下午到了神學院,the rest is history。

我帶的行李超級簡單,只有一件寄艙的中型行李,和一件比手提電腦稍大一點的手提行李,帶著幾千英鎊,完全是游牧裝備。裡面的衣,我現在仍在穿(其中一件T恤,我此刻正穿著);裡面的電腦,就是現在這部Angelo(不過當時還沒叫Angelo)。

那時到愛丁堡,戰戰兢兢,根本不知前景如何,多少抱著姑且一試的心情。這個傻仔有否能力繼續讀下去是個unknown,其他各方面的條件能否讓我讀到完成更是九萬個unknowns。

這一切,彷如昨天(不,是彷如今早凌晨),原來已經是五年前的舊事了。五年裡,快慰的時候多,挫敗的時候更多,只是很少寫出來罷了。

從十月一日第一次見老師開始到遞交論文的四年半裡,除了最後大半年之外,我大概不下十七、八次認真地想過放棄。結果沒有,結果完成了,而且(似乎)完成得相當漂亮,and I am glad I have done it。

仍是那句:不敢依靠自己的義,唯靠上主的恩。

 

相關前文

7 comments:

Anonymous said...

嗨,我只是一個還不太懂神學的神學生,但是真的經驗到面對古代聖賢的喜悅。。。很快樂的思考與讀書;只是周末的教會實習有點重。或許這是華人神學院的要求?!

盼望我在重重壓力中也能像你一樣,又一天終于脫離寫報告的日子。

Yam 飲者 said...

無名的神學生:
謝謝來訪和留言。
『脫離寫報告的日子』?別幻想了,哈哈哈!
我現在每周都在寫、在做,而且比當學生的時候更不容有失,功夫更要仔細。
來日你到教會工作,不也是一樣嗎?
在學的時候,我們的功夫只向自己負責,當了老師,我是向全班同學負責;你當傳道/牧師,是向整個教會負責,壓力比當學生大得多喔。

Anonymous said...

今天上中級希臘文時老師也說了同樣的話。他說你們現在犯錯,大家都可以接納,接下來更要戰戰兢兢的成爲一個傳講神話語的人。
哈哈。。。的確是幻想。。。請問你在哪裏教書?我目前其中一位老師也是香港人,教系統神學。有時候我想他用英語可能好過用華語,但他真是一位很有内涵和思想的老師,太棒了!你一定也是認真的老師。
請問你現在在哪一個學校教書?謝謝你的提醒,路漫漫,吾將上下而求索。
其實我不是第一次來訪,我就是那個喜歡你那篇蝙蝠短文的神學生。

Yam 飲者 said...

噢,喜歡蝙蝠短文的無名神學生:
那麼,就謝謝和歡迎你常常來訪囉。
至於你的問題,我在九月一日的貼文已有提示。
你呢?請問在哪個學校讀書?如不介意,可否不再隱姓埋名,最少給自己一個代號?

christine said...

我在臺北中華福音神學院,道二。很久以前就想念神學的人,但感恩,經歷了很多之後現在才念,我發現也是有好處的。
去年一位我曾經服事過的學生有和我談起,可能會到崇基念書呢!因爲去年有你的學校的人到馬來西亞去分享。我馬來西亞大多數的朋友都到建道或是中神的。
我在臺北認識一位彭盛友牧師,他也到愛丁堡念博士了。
若有來臺北,可以來我的學校哦。

christine said...

求救一下,你以前念倫理學對嗎?
那你有寫過什麽和大小先知書相關的題目嗎? 公義、公平等課題的。
老師要我們自己想一個明確、可以在一個學期寫完的題目,這是我最最最差的一環,雖然已經有方向了。想要參考一下。
謝謝!

Yam 飲者 said...

Christine:
既然已經有方向,那就順著前進吧。公平公義是先知書最基本最核心的題旨,有關的書和文章,多如牛毛,華神不會缺少。如果你在寫作過程中碰到特定的課題需要討論一下,樂意奉陪,可以電郵給我。
另:彭牧師是我的網上好友,他目前在愛丁堡就住在我從前的家附近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