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 the business of theology it is hard not to be controversial - Jurgen Moltmann

Tuesday, 31 October 2006

倫敦滋由行

上週末到了倫敦。

從前多次進出歐洲 (包括英格蘭),這幾年在蘇格蘭讀書,也曾南下英格蘭,就是從來沒有在倫敦真正停留過,每次都只是轉車轉飛機。一年前某天途徑倫敦,烚老友記請飲茶,逗留了大半個下午,算是停得最長的一次了。

這次焦點當然是星期六,整天精采滿足,但最開心還是真的見到了要見的重要人物。

那夜,為了看看夜裡倫敦的地面,放棄地鐵改乘巴士,獨自在Liverpool Street Station上了23號坐到Trafalgar Square,然後就在那一帶閒逛吃飯。不過星期六,人太多,有點不自在。

此外是前後兩天乘機任我遊。一到步的星期五下午,二話不說就跑到British Library看它的『鎮館珍藏』,跟著再到British Museum。星期日早上,在河邊散步,離開之前鑽進British National Gallery學學看畫。慢慢行,好滋由。

其中有些特意尋找渴望一睹的事物,也有些無意中碰到的開心小發現,和其中的自由聯想。免遺忘,謹給自己記下。

§ British Library的鎮館珍藏 ()Codex Sinaiticus ── 世界上現存最早最完整的希臘文聖經抄本 (公元四世紀),包括整本新約全書和部份舊約經卷,原保存於埃及西乃山下的St. Catherine's Monastery(多年前某個早晨曾經路過此修道院,卻完全不懂其歷史地位,好盲炳。)

§ British Library的鎮館珍藏 ()Magna Carta ── 1215年王室與貴族訂下的協議,制約王室權力,是英格蘭憲法和法例的始祖。

§ British Library的鎮館珍藏 ():列寧在1901年以假名申請圖書證的表格。哇哈!這樣的東西都有保存?不過現在沒有機會了,我的申請是在電腦上填寫的,將來就算成了歷史名人,大概也沒有申請表可以展覽。

§ British Library的鎮館珍藏 (四、五、六、七 ):莎士比亞在生時出版的書籍原版、大量英格蘭作家的作品手稿和第一版、韓德爾《彌賽亞》的首演樂譜、貝多芬第九交響曲手稿、The Beatles的歌詞草稿 …… 等等等等。望吓都幾開心,尤其是莎翁把我那早已沉睡多時的英國文學情懷又稍為喚醒了片刻。

§ British Museum的特別主題展:Power and Taboo – Sacred Object from the Pacific ── 原來英文taboo來自南太平洋原住民的ta-pu一詞,是由當年的傳教士帶回西方的,原本帶有「神聖」、「不可冒犯」之意,近似基督教所講的「分別為聖」,輾轉傳到佛洛伊德手上,taboo在英文裡面的意思從此走了樣。

§ British Museum的埃及展館:可能近年在不同地方看過的木乃伊和有關古埃及的展覽多了,沒有了那份震撼的感覺,但是詳細地慢看,仍是有味道的。

§ British Museum的米索波大米亞展館:夏穆拉比王在公元前18世紀駕崩之後,王朝分裂,局勢不穩人口流動。那會不會是《創世紀》所講的阿伯拉罕離開吾珥 (Ur) 的時代背景?

§ British National Gallery的特別展覽:From Manet to Picasso ── 好看,學到野。另重點展覽Velazquez ,要錢,不夠時間,而且知道自己其實不懂欣賞,別死充了,作罷。

§ BFI IMAX Theatre看了Deep Sea:想不到IMAX歷久不衰,還是不斷有新片推出,這裡加上3D處理,又是一種新意。Deep Sea是我喜歡兼仰慕的海底 / 動物紀錄片類型,好開心。

§ St. Martin-in-the-FieldsCafe-in-the-Crypt :把教堂地室闢作餐廳,氣氛頗佳,食物OK啦,是不錯的開心發現。

3 comments:

HCDC said...

那麼,重要人物是?

輝記 said...

嘩,好掛住倫敦啊!最近Tate Modern展出德國藝術家castern Holler的大滑梯,叫「Test Site」,可以三四樓滑下來,好想去玩啊! http://www.tate.org.uk/modern/exhibitions/carstenholler/ 好想返倫敦啊!

HCDC said...

點解飲者唔答我?

我也很想回倫敦。
是勁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