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 the business of theology it is hard not to be controversial - Jurgen Moltmann

Saturday, 21 October 2006

養狗方知父母恩

【小熊最近照,攝於2006年9月1日】

整整十年了。


小熊的狗生和我們的人生交錯重疊,就是從十年前今天開始的。


那天下午,19961021日,剛好也是個星期六,我們在西貢May姐姐的店裡準備給大女兒德仔買點東西,突然有位姐姐抱著紙皮箱跑進來買東西,箱內有三頭不同顏色的小狗,眼睛未開,十分可愛。May姐姐憑經驗說,大概還不夠兩星期大。


大家議論紛紛頻說好得意之際,那位抱著小狗紙皮箱的姐姐說,是被人遺棄在愛護動物協會那邊的,還有一隻,我照顧不了那麼多,你要不要?過去看看啦。


那天愛護動物協會關門,門外那個本來讓人放置被遺棄貓隻的Cat Drop裡面,就只見到一團會動的黑色毛毛。


望著那小木箱內的那團毛,思前想後 … 那是長週末的第一天,愛護動物協會要三天後才有人回來,沒水沒糧,小狗狗的毛已經很濕了,天氣已經轉涼,她大概捱不過去 … 但是我們有能力照顧多一隻狗嗎 … 德仔能接受她嗎 … 我們懂得照料小生命嗎 …


就這樣思想掙扎內部討論個多小時之後,終於折返May姐姐處要了一個紙皮箱,把全身黝黑的小狗帶回家。


多年後憑著觀察她的下一代的成長歷程,我推斷當日她光臨我家的時候應該是一個半星期大 (即大約十天),於是估計她的出生日期應該是1010日前後。


那時的她,沒有狗媽媽照顧,是完全脆弱無助的。我們從May姐姐處學了給她開狗奶粉、設床舖、夜裡開燈保溫,晚晚幾次起來餵奶、蓋被,又見證著她開眼、學行、轉食固體食物。那是貼身照顧小生命成長的滋味,相信跟人仔不惶多讓。


很快就覺得,這小黑狗的樣貌像極了一頭小黑熊,於是自然地稱她小熊熊,不作他想。


小熊出現之前,本來也怕德仔自己一個狗會悶,正想著要不要給她找個伴。有了小熊,才突然想到,咦,那難道不是上帝賜給德仔的伴嗎?不過很可惜,德仔和熊熊雖然沒有甚麼特別的矛盾芥蒂,但始終都沒有成為非常親密的好姊妹。


也許得怪我那時的parenting做得不好,又或者是她實在太早被迫離開母親吧,熊熊一直是個缺乏安全感的小狗,長大之後妒忌心重、競爭意識強烈,是個膽小怕事的neurotic dog。幸而德仔有大姐風範,心胸寬廣容狗量大,大處執著,小節不拘,以和為貴不愛是非 (哈哈似我!),以致姊妹之間從沒有發生過任何大糾紛。


反而後來,小熊跟一個競爭意識比她更強烈的任一多,天天對峙,勢成水火。觀察他們之間的矛盾衝突,對我甚有啟發,簡直成為我了解以巴衝突本質的現成教材。


不過諷刺的是,兩個無論感情和體型都根本無法配合的狗,竟然可以製造出六個沒有愛情的結晶品。


如是者一個偶然,小熊就寫出了她狗生最光輝的一頁,不單只做了偉大的媽媽,而且生產了世上絕無僅有、全球現存只有五頭的狗隻新品種 -- 『多多熊』!



6 comments:

Dot said...

其實而家總數你有幾多仔女呀

Yam 飲者 said...

唉你成日都問...

目前仍然住在『戆居』(戆直人的居所,即西貢寒舍)的有:
程小熊(b. 1996.10.10?)
任我游(b. 1997.5?)
任踏雪(b. 2002.8.16)-小熊之子
任白石(b. 2002.8.16)-小熊之子

已經搬出去自立但保持密切聯絡的有小熊的三個後代:任灰灰、任棕棕、任向前。

另有三位分屬兩代的,已經離開狗世:程佩德、任一多、任凱思。

Yam 飲者 said...

PS..
至於在愛丁堡『無聊齋』則沒有由我主動供養的大小動物,只有飛蛾之類夏天來探望,我採取open house policy讓他們自出自入。
【註:『無聊齋』不是「無聊」的齋,而是沒有鬼所以沒有「聊齋」故事的地方,此所謂『無』『聊齋』。】

zo said...

爸爸 偉大的爸爸

Anonymous said...

有否考慮來個全家福照片加介紹呢? 當然, 以不影響論文進度為原則啦~

Yam 飲者 said...

ZO:從來,不論爸爸怎樣,媽媽都是更加偉大的,爸爸總是無啦啦走開了的。

BEN:Profile裡面的已經是小孩的全家福了,其他成員也曾經在不同時候出過場而且介紹過了,暫時不再來了。論文嘛,別擔心,根本已經是小龜般的進度,甚麼都影響不到我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