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 the business of theology it is hard not to be controversial - Jurgen Moltmann

Tuesday, 9 May 2006

昨夜,是夢境,還是現實?

昨夜,我好像到過從前工作的地方。

一切似虛幻,一切似真實,令我無法確定到底是哪一樣。

大閘的保安叔叔熱情的招呼,就像以前上班時一樣;然而除他以外,整個辦公室空無一人,就只有我在探視,感覺有如死去的鬼魂重回故地飄來飄去一樣,景物似曾相識,卻又完全陌生。

我的魂魄碰到地下的玻璃大門,上面多了一行字,竟然是多年前我們為那地方起名時我曾經引述過的:「城造在山上是不能隱藏的」。現在那地方稱為『村』,而非我當年建議的『山城』,所以單憑這行字已經知道這只是夢境,只不過反映我潛意識裡仍然執著自己從前那似有還無的貢獻罷了。

我的魂魄無法制止自己飄回從前的房間,但房間已經拆掉了,四周的佈局都不一樣了,三尖八角被磨平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份四正的整齊,整齊得我碰也不敢碰。我像個找不到自己所屬的遊魂,只能遠觀那被重新編配過的墳地。

「喂!!!!麥明記呢?K呢?海素呢?G呢?Kitty呢?輝哥呢?毛導呢?」魂魄在叫喊,但魂魄的呼喊是沒有人聽得見的。「噢,他們都不在啦,他們都是屬於過去的,正如你自己一樣。」魂魄如此提醒自己說。「你不是還要找更早以前的潔仁他們吧?」啊,是嗎?是很久以前的人和事嗎?我不是早上才跟潔仁開過會,下午和麥明跟媽劇庭火拼過嗎?

跟著,一位素未謀面的同事遞給我一餅同樣屬於過去的錄音帶,竟然是我當年離開香港之前兩星期返回機構做的最後一次演講,噢,我講得如此不濟 …。

然後,魂魄沿著高速路和大老山隧道離開,熟悉的路程,陌生的心情。離開了,放下了 卻原來都放不下。

我怎麼可能回到過從前那個地方?那應該然是虛幻的吧。

11 comments:

zo said...

當你的真身有天能回去夢中的山城好好的走一趟, 一切就不再虛幻, 或許能撫慰一下忐忑的魂魄, 稍得安息.

PL said...

我開始明白你所說的蘇格蘭的單思.

Pakkin said...

嘩,飲者,你講真定講假呀?玻璃門上真係有呢行字呀:「城造在山上是不能隱藏的」……我聽日返去都係睇多次先,或者我都係夢遊緊……
::Pakkin::

Yam 飲者 said...

ZO:真身回到山城走走?恐怕回憶會令魂魄更加激盪而非安息,我不敢貿然行事。

PL:這趟輪到我不太明白你怎麼開始明白了。所謂「蘇格蘭的單思」,是個很複雜的現象,我都說不出個道理來,你明白的話,請指點迷津。

堅叔:我講真架,你先至講真定講假呀!那玻璃大門上怎可能有那行字?-- 「玻-璃-門」啊!開玩笑吧?現實中那個地方可不是個「山城」啊。別嚇我啦。

還有還有...現在回想,好像還有一些更specific的東西,要請堅叔or somebody幫忙鑒證一下我靈唔靈了:
我看到一樓中間的天井收拾得乾淨整齊,好像路邊茶座一樣,頭頂有強光照耀;總之和以前我見過的戰地狀態大不相同。
二樓我從前的部門對岸的友好部門,馬總已經不在其位了,她的位置坐了一位素未謀面的同事(上文那錄音帶就是她遞給我的)。但又好像感覺到馬總是坐在從前出版經理的位置上,不過沒見到她。(升職了?)
仲有一下更絕的,我魂魄離開的時候,竟然有聲音告訴我,大老山隧道收費12蚊。好像加了價?我還以為魂魄免費!
唉,總之魂魄飄來飄去,有人說我好像在構思拍鬼片,但我就想起都覺得好笑,又似《The Sixth Sense》又似《The Others》又《Ghost》。哈哈。

哎呀,弊!寫到這裡,我才突然心裡一寒:我是死了嗎?(以上三套電影的共同點:死了的人都不知道自己已經死了。)死左仲飄來飄去,係咪即係上帝唔收呀?哎呀,我罪孽深重呀...

倉海君 said...

飲者,我也很想知你是否離魂,請你跟進一下。如果你真係死左,而一時又可以瞬間轉移環遊世界,一時又可以繼續若無其事寫blog,咁我都要拿拿聲死啦。其實離魂好閒,白居易細佬白行簡的《三夢記》就言之鑿鑿地記載過這些遭遇,他說“彼夢有所往而此遇之者,或此有所為而彼夢之者,或兩相通夢者”--我跟我的朋友都試過,不過無你咁勁,希望你能查證一下吧。

Fai@London said...

上星期我的肉身飄回了從前工作的地方, 看到你的房間已隨你而去, 電台區重新劃地, 排列是整齊了, 亦有新移民的補充, 但仍難掩像北緯60度那遼闊冰土般的荒涼. 山中寒傲, 原住民仍要渡過幾個寒冬?

OiOi said...

好驚呀!
1.你以前間房真係拆左,地方真係四正整齊左,佈局重新分配了;
2.姓馬的真係搬左位,去了沙沙舊時個度;依家坐個度的跟你真的素未謀面;
3.一樓中間的天井依家真係好像路邊茶座一樣,有3張圓枱,雖未至於有強光照耀,但整齊程度嚇你一跳(同過去比);
4.等我記得就去睇下有無個行字...

Yam 飲者 said...

你驚?我仲驚。講到我真係好似死左咁!雖然我夢境跟未發生的現實接軌早有前科,但絕無你地講得咁「靈驗」。喂,唔好夾埋一齊玩我啦!真係有D心寒架。
不過話時話,姓馬的轉左位,咁馬總的「總」而家係咪即係stand for「出版『總』監」呀?定係應該改口叫「馬經」(出版經理or XX經理)呢?係就要返來正經食番餐同埋唔正經咁飲番杯喇。

OiOi said...

我雖然成日俾人嚇,但好少去嚇人。我俾你個夢嚇親就真。
據我所知,「馬總」其實係「馬腫」的諧音,佢成日病到眼腫臉腫,轉天氣就眼都擘唔大要帶黑超添,D人有口德叫佢「馬總」咁解。
查實依家無「出版總監」,咁大個名,邊個夠敢做呀?
你幾時返?駛唔駛幫你約佢?

Anonymous said...

任者!你係未真的返過去?你寫的好真好實下喎!因為我都成飄返去ga!

Yam 飲者 said...

這位無名的高人,煩請留名好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