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 the business of theology it is hard not to be controversial - Jurgen Moltmann

Monday, 22 May 2006

博士生的噩夢

一切都在今早起床前發生

處境應該是一個研究生的研討會,地點卻很像以前讀的中學的課室,起碼那窗口的感覺和沉悶的牆壁顏色都是。

休息時間之後就輪到我發表學術報告了,站出來準備,才赫然發現自己的論文根本還沒寫好,電腦屏幕上只有一版非常粗略的大綱,翻來覆去,那電腦變了像《明報週刊》一樣的東西,除了我的大綱之外全都是廣告,當場窒口窒舌不知怎辦,腦海不斷盤算怎樣頂硬上,最後鼓起勇氣告訴聽眾,「I didn’t bring the right computermy paper is not hereso I’ll just speak from memory。」

休息時間過去,要開始了。這時我以前的上司L博士從旁邊進來,我回頭跟他講,「I’ve brought the wrong computer。」他面露不滿,沒好氣地說,「You have any printout? Use your printout。」我說,「No I don’t have any printout。」

接著進來一位滿面鬍子的,按樣貌應該是專搞「媒體 宗教 文化」研究的美國傳播學者SH教授,但按夢裡的身份,卻似乎是敝學院主管研究生事務的LH教授。我又要跟他解釋,「I’ve got the wrong computer。」他淡淡的微笑沒有甚麼表示。

然後我就開始講了,一面先界定我這研究的性質和基本取向,同時用腦袋的儲備思考區準備下一步的詳細內容。講不到幾句,在座一個跟Twins的蔡卓妍一模一樣的女孩子馬上用粵語發問,很客氣地質疑我選取研究對象的標準會不會太主觀;我立即回應,澄清研究對象乃來自一個客觀準則而非由我主觀挑選的。由於她用粵語發問,我一看才發覺現場聽眾很多都貌似香港人,回答的時候就英語粵語的跳來跳去。

無啦啦要這樣defend自己的研究的基本假設,非常吃力 就醒來了。

小時候發噩夢是考試測驗默書沒讀書對著白卷心跳,工作的時候發噩夢是拍外景未構思好鏡頭調度騰來騰去,如今這個只不過是同一個噩夢的博士版吧,而且我都不是第一次造類似的夢了。只不過,我過去現在甚至可見的將來會出現的情意結如此密集地在同一個夢境裡浮現,真不簡單,大概也反映我目前的潛在壓力其實很大。

解夢還需發夢人。我對夢裡每一樣人事景物都能解釋,惟獨無法解釋怎麼出現一個蔡卓妍,我對Twins從來未有過特別的喜惡感覺,那她到底代表甚麼呢?

8 comments:

zo said...

"解夢還需做夢人"──發夢人感同身受,詳見俊豪、林沙合著《陪我走過大學那一程》p.29。
"老年人要作異夢"(徒2:17)
常覺得,能作夢愛作夢的,必能對自己有更深認識。是一種幸福呀, 老年人。

Yam 飲者 said...

哈,此夢不同彼夢耶!
兩位合著的大作,未有機會拜讀...唔...送本俾我丫?:p

rickie said...

向來以為老哥你一把年紀,見過世面,
又經常一副氣定神閒o既風範;
但從上篇文章,到今次的異夢,
feel 到了你的壓力,
查實你進度如何?落後大市好多?

本來唔想刺激你,
但都要向你老人家報告一下,
我完成晒d功課,等緊畢業,
暫時就放o下假先.

Yam 飲者 said...

唉,抵得你丫,真係!
完成晒D功課放假等畢業,世界上竟然可以有D咁既事!
放假去邊度威咁呢請問?去蘇格蘭?哈哈哈!
你咁耐都無再講過下一步計畫播,究竟有何動向呢又?

我氣定神閑就從來都係架啦,天跌落黎當被凵...
不過呢次唔係天跌落黎嘛,係地殼變動丫嘛,咁咪倒海翻江捲巨瀾囉...
問題不在於是否落後大市,而是我的東西夠不夠班上市。這才是最深層的恐懼。

rickie said...

去蘇格蘭?我都好想,奈何英磅實在太貴,
所以,揀咗另外一個蘭,就係紐西蘭,都泊得往蘇格蘭咁正.

去向如何?
暫時唔急住盡快搵工,因為想陪我先生放吓暑假先.
至於讀書呢,我諗未來三四年,都唔再全職進修住.一來屋企planning會有變動,經濟上未必容許我再做"伸手黨",二來自己又未諗得好真;不過,若果未來工作許可,最理想就係可以容許我有一d day-off, 係神學院take翻一科半科,繼續讀吓讀吓先.

一句"深層恐懼",聽起o黎好嚇人,好似會被吸進黑洞咁,但無論如何,今日雖然舉步為艱,但逐步逐步走落去,總會走到終點.忍耐到底,必然得救嘛,加油!

Bonnie Zahl said...

Dear Yamje, thank you for your kind words on my blog. I felt the same way about not being here when Rupert died. It is so sad. My parents sound ok, although I know it will take much more time for the house to feel "normal" without Rupert. They and my brother are visiting me in a few weeks and we are very excited to spend time with them! How are your studies going?

TSUI Carmen said...

任者, 睇完你篇文, 真係有啲心寒~ 好明白啊!
不過如果無左交論文嘅死線(自己俾自己嘅), 會唔會 ease 你嘅壓力呢?
唔知我地嘅古語 "船到橋頭自然直", 今次對你同我仲可唔可以用得著呢?

Yam 飲者 said...

總之一句:謝謝各位關心。
我的情況有目共睹,借用近日香港最流行術語說:我有壓力,未解決,未解決,未解決呀!
不過不用為我擔心啊,連南半球的人也驚動了要飛個輪來,真不好意思。
我有壓力,你有壓力,大家都有壓力嘛。
Things are coming along。I'm quite okay。(以防萬一有人看不懂我的中文。)
【特此鳴謝傳來《巴士阿叔》片集及評論集的朋友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