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 the business of theology it is hard not to be controversial - Jurgen Moltmann

Monday, 15 November 2004

《爭分奪秒》的十大驕人成就

這陣子在香港做實地研究(套用人類學的術語,是進行田野研究),大條道理晚晚對住電視,話自己做本地普及影視文化的文本分析。最大樂趣,是看《爭分奪秒》邊看邊罵 – 嘩!成個場面設計照抄! … 車!唔make sense! … 唔係嘛!連堂景都抄埋 ! …

平心而論,《爭分奪秒》其實好大膽。
1. 它突破了無線劇集多年來的人物關係例牌公式,沒有了『A鍾意B,B鍾意C,C鍾意D,D鍾意A』那種編劇自以為浪漫哀怨的所謂「多角戀」其實是令人煩到嘔的「多角亂」。
2. 它敢於營造一種令一般翡翠台慣性觀眾頂唔順的格調,絕不怕師奶觀眾轉台熄機。
3. 它把無線戲劇三十年來「抄」的傳統發揮得淋漓盡致,抄到入肉:除了基本構思和故事格局抄《24》之外,CIB總部成堂佈景都照搬人地的CTU反恐總部;除了人物設計抄《無間道》之外,大量場面設計甚至鏡頭調度都抄埋,餐餐都大牌當晒馬freeze action slow track,餐餐都黑社會大佬打邊爐。犀利!(又唔知點解大佬講數梗係要打邊爐,難怪咁大火氣!)
4. 它捨常見的主題曲不用而只用主題音樂,而且用《無間道》式的(模擬)人聲合唱;最厲害的是每次commercial ID (廣告前後的jingle)都急迫地由低音至高音唱:『拾下拾下拾下拾下拾下…..』,正好唱出了觀眾對劇中人的評價。好絕!
5. 它擺明車馬地宏揚佛法,尤其最後兩集,出現了不下五次「一念超生,渡人自渡」一語,全劇最終的resolution亦由此金句而來。最後一集出現了三個正邪人物在佛寺裡「與萬化冥合」的場面,更是香港電視劇非常罕見的對「超越」的嚴肅描繪 (serious representation of transcendence)。至於那是否真正的佛家教導,我唔識;不過是但啦,正如好多話係基督教製作,裡面講的是否真正符合基督信仰,我這個神學博士候選人都唔敢講。
6. 它甘冒破壞別國友好關係的危險,把泰國描繪成黑社會橫行當道無王管,泰國警察則是只懂跑來跑去任人點,兼且好鬼得閒隨時可以飛去香港媾仔。好勇!
7. 它讓我們認識到「死亡面前人人平等」的普遍真理,無論合理不合理,所有主要男角都在故事結束時死去或面臨死亡。好堅!
8. 它充份讓我們明白「人生荒謬,世事難料」的道理,所有人物的行為都沒有足夠可信動機 (credible motivation),極力挑戰「情理之中,意料之外」這條編劇基本守則的霸權。而它對主流戲劇結構霸權最激的終極挑戰,在於它用來支撐整個戲的基本戲劇衝突(所謂大橋)是不成立的 – 那個李萬豪 / 鄭坤點解對那個王振揚副署長痛恨得咁犀利,冒自己生命危險都要搞到佢身敗名裂?他不是沒有足夠動機,而是完全沒有動機可言。縱橫江湖幾十年的老叔父,心理活動有如小學生。這做法完全顛覆了世界主流電視戲劇 (包括華語,韓日,英美,拉丁美洲)的敘事結構,絕對前衛!好激!
9. 它以戲劇的節奏告訴我們:正常來說,一天裡面發生的事情其實不會很多。於是,每集戲(一天的故事)觀眾大部份時間都是看著人物行來行去,想來想去,翻來覆去。它把一天的事情展現在觀眾眼前,讓我們明白,原來我們對生活不應這樣緊張,應該放鬆點,因為緊張都沒用,一切事情都可以無端端發生的,let it be!
10. 它大膽地起用一個反諷而充滿玄機的劇名(最初聽見還以為是遊戲節目):看戲中人物,你絕對不會覺得他們在爭分奪秒,而是在盡力拖延時間。我默想了數星期,終於想通它的玄機:原來萬事萬物總有定時,爭分奪秒於事無補,急黎無用盞傷身;同樣,頻頻指出劇中人行為不合理之處也是晒氣的,佢點做就點做啦,關你鬼事麼!這份對生命最終極的洞悉,放到現實裡,就是要凡事看開點囉。好有智慧!




3 comments:

史提夫畸畸 said...

第十一項成就是:驗證慣性收視,邊睇邊鬧都唔轉台!

Pakkin said...

呢套狂抄電影橋段但冇乜電影感的電視電影,真係令人嘆為觀止,能夠應用「無間道」的附會型佛教公式到這個地步,並把「24」的軀殼來個回魂大法,加上極端無厘頭搵戲來做神經短路的人物反應,絕對深得「一切皆空」、萬物皆隨緣起緣滅的偶然性之神髓。

所以,這套劇也進一步證明偶然性,即「本故事純屬虛構」,實為無線電視劇的永恆真理。

::Pakkin::
Visit My Blog 
Visit Pakkin's Temporary Site

Dot said...

BBC channels are waiting for you!!! hahah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