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 the business of theology it is hard not to be controversial - Jurgen Moltmann

Thursday, 18 December 2008

結束盤點 :: stocktaking

My PhD study was totally a learning experience and a journey of discovery in the real sense.  When I started, I only had a vague idea of where I am heading, and things only began to fall into places when I launched into my final chapter.  It was also a revamp of my own theological outlook.  I now regard any theological expression to be necessarily contextual, particular, and mediated, among other things.

P1020127

 【part of my cardboard bookshelves back in Edinburgh】

上文提要】

事隔大半年,當日那份艱苦極致頓然鬆一口氣、既激動又空洞的感覺早已消化了。到現在才問感受,我只能abstract出幾點 ...

 

第一,我讀博士的過程,完全是一次真正的學習經驗,是連串不斷發現的歷程。

有些人從一開始(甚或尚未正式開始)就已經很知道自己論文的結構、研究的路向、主要論點,甚至預計會達到怎樣的結論。我知道有些人,特別是搞系統神學的,會從結論開始,倒轉來寫,有些則從中間開始向首尾擴散,有些甚至可以幾章同步進行。

我可不是。我開始的時候,只有一個很『大致』的取向(或者應該說是願望),一路見步行步,摸著石頭過河 ... 噢,不是的,我只是摸著石頭玩水,繞來繞去,根本未知道對岸在哪裡,連對岸是否存在都不能肯定,談不上『過河』。即是說,我是一面寫一面推論摸索、一面發展自己論點的,而不是把心中早已有的一套東西寫出來。

於是,我中段之前寫的幾章,過程都猶如水銀瀉地,四處狂抓。有人以為我為資料不足而苦惱,非也,其實我的材料非常豐富,中間main body那幾章,每章都夠材料可以寫出幾倍的篇幅,甚至想過把任何其中一章發展成整份論文。

我一直掙扎的,是要找尋一個取捨的準則,也就是一個能夠貫串整份論文的題旨(overarching motif)。

因此我永遠感激我的卡卡西同學,是他在那年夏天,不經意一句『或許liminality也可以成為神學的主題』,叫我猛然醒悟。水銀從此不再瀉地,宇宙力量從此聚焦,劇情由是急轉直下,原以為最困難的神學整合部份,成了寫得最快最順暢的一章,and things automatically fall into places。

第二, 我的學習經驗和發現歷程,不止於論文的寫作與內容,也關乎我對神學的看法和對信仰的認知。譬如說:

基督教神學必然而且只能是屬於處境(contextual)的;

任何宗教信仰的表達,必定孕育自特定的社會、文化、歷史、政治、經濟條件(social, cultural, historical, political, economic particularities)而無法脫離;

所有宗教信仰的表達和教導,都是媒體中介(mediated)的;沒有媒體,就沒有organised religion(or any religion for that matter);

等等等等 ......

這些以及其他相關或不相關的看法,有些在我尚未計劃讀博士之前已經傾向如此,或許多年前首度讀神學的時候已經開始傾孕育;但更大程度上,都得歸功/歸咎過去幾年在愛丁堡的潛修。(要歸功還是歸咎,視乎閣下立場。)起碼,沒有幾年的博士研究,沒有經歷過愛丁堡這個五湖四海九流十家又intense的神學環境,沒有把自己暴露於殿堂級的高手面前殺到一頸血,我大概還未懂得如此表述(articulate)這些看法。

【告別篇(二);待

6 comments:

Anonymous said...

很好看,很理解你说的材料丰富, 但抓不到题旨的心情。。。
期待下篇!

另外,当然要说“恭喜”啦!博士论文喔!!!

Milly

Ming Yeung said...

哈哈,「摸著石頭玩水」,直頭係我現在的寫照!

告別篇?是否意味著快有新Blog出籠?

(將於一月回港三星期,能否一聚?)

Yam 飲者 said...

Milly:謝謝 :)

名揚:新blog?哈哈,隨緣囉。(能。電郵聯絡吧。)

輝記 said...

若真的是告別篇,又怎捨得呢?

感謝你與我們分享你這幾年的生命點滴,細味,也懷念。不只是延續了從前「背靠背」的風雲日子,也在人生低谷中找到了下一場比賽,不論在愛丁堡或倫敦,有你的文字陪伴上路,跌跌撞撞,又多走了幾年。

是沿途有你,也是風雨同路。你知道嗎,你完成論文的一刻,在香港也有同等的興奮和躁動。

從前你總說自己不懂寫作,總不肯定自己所作的成就,但這幾年的記述,深深的出賣了你,卻深深的感動了我們。

飲者,請繼續寫吧。

Isaac said...

謝謝你的分享; 我也在為我的博士論文奮鬥.

祝聖誕快樂, 主恩滿溢!

JoTigger said...

Your blog is a good read. I hope you'll continue.

Thanks for your shar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