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 the business of theology it is hard not to be controversial - Jurgen Moltmann

Tuesday, 16 December 2008

終點回望 :: looking back from the endpoint

I am that kind of person who is often unable to articulate special feelings at moments that other people consider special.  Looking back at the extremely trying period of climbing the peak, I would of course not be void of feeling.  My strongest emotion, however, had come out at the moment when I submitted my thesis back in April, when I felt like crying ...

DSC00920

【inside McEwan Hall, 11am, 4 December 2008: photo by Ben Wu】

我大概是那種『看天天都是一樣』的人,很少對某些時刻或者日子有特殊感覺。

只是,適逢那個很多人都認為重要、特別的日子,總會被問到『有甚麼感受』之類的問題。畢竟曾經抖出了畢生力量攀完一大片山嶺,對那翻山越嶺的艱苦歷程,當然不會沒有感受。

只不過我最強烈的感受,並不在正式畢業那天,而是在交出論文那一刻 ...

2008年4月7日星期一下午4時40分左右,我從休謨大樓的大學印務中心接過新鮮熱辣剛印好釘裝好的論文(真是暖的),從地庫走上一樓『人文及社會科學院』研究院辦公室,在論文的責任聲明頁上簽了名(我簽中文,嘻,而且是刻意練習過好多次的),交到那位專門負責神學研究生的小姐手中。

離開休謨大樓,離開大學本部,路經Bristo Square和佇立其旁的『麥邀雲堂』(McEwan Hall,即舉行畢業典禮的地方),一路向神學院走去。

那刻,腦袋大概是空白的,心裡卻湧出一股想哭的衝動。

那刻,很想就此拿起手機打個電話回香港,說,我交了,我想哭。只是想到彼方那時已是夜深,也就無謂吵醒香港市民了。

事隔大半年,當日那份艱苦極致頓然鬆一口氣、既激動又空洞的感覺早已消化了。到現在才問感受,我只能abstract出幾點 ...

【告別篇(一);待

3 comments:

christine said...

很難想有人念神學的博士學位是像你如此這般的。。。有意思。但是卻很真實。和人生一樣嘛,一步一步的,誰也不知道接下來如何,但總會過去。
好久沒上來你的部落格了,好忙。剛剛交上一個報告,偷懶松一口氣,明天再繼續衝刺。

祝 繼續寫
並 聖誕蒙恩

Yam 飲者 said...

Christine:『像我如此這般』是指甚麼?其實我認識的同學之中,不少都是跟我類似境況的,只是他們沒有寫出來罷了。神學生,努力加油喔!

christine said...

如此這般的。。。詼諧和真實。不知道爲什麽,我讀著讀著你寫的東西,總有一種想要掉眼淚的感覺。很奇怪。
我現在一個老師有和我們分享過他在英國的掙扎的。
謝謝你讓我讀書寫報告有盼望——很早以前和你說的先知書報告還是沒動筆。。。老師說先知都大概救不了,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