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 the business of theology it is hard not to be controversial - Jurgen Moltmann

Thursday, 22 February 2007

第N度無眠的Ash Wednesday

幾個星期以來,昨夜已經是第N度無法入睡。


剛來愛丁堡的第一年,經常都是這樣,晚上常常很晚都不覺得疲倦,勉強上床徒然浪費時間,於是繼續看書工作,曾經試過早上七八點才睡,然後中午過後才起來。


那時要準備通過評核,腦袋要在短時間內黥吞大量東西,再寫出我從來都未寫過如此複雜的東西,節奏比較緊張。通過評核之後,一切逐漸在掌握之內,就比較少徹夜難眠的情況了。但自從兩個多星期前連續幾晚工作達旦之後,就一直沒法恢復正常狀態,晚上很晚都不想睡覺,日間自然遲起。其實我不是不想睡,而是到了深夜自然眼光光非常清醒,到倦極上床了,仍舊要輾轉超過一小時,感覺非常不好。


昨晚更可以說是近期的經典,上床之後都不知磨了多久,後來某刻突然醒了,才知道自己曾經睡著過,但看看床頭的錶,原來只睡了半個小時左右,然後,又輾輾轉轉一個多小時,決定起來,在案頭搞東搞西,批閱本來打算留待早上才看的幾份遲交的學生作業,總好過躺著浪費時間。


七點多,天快亮了,終於可以充滿睡意的上床,不過十一點多又要勉強掙扎起來了,準備下午上課。


今天蒙上主特別恩典,一出門就覺得背包特別輕省,原來忘了帶手提電腦的電線,單靠電池當然撐不了多久,可以順理成章早點回家,真好。


下課後在電腦前咪咪摩摩,看見別人的網誌轉述另一人的網誌,才醒起原來昨天是Ash Wednesday,即是大齋節 (Lent) 的第一天。噢,明白了明白了,怪不得睡不著啦,可能上帝認為我今年要為靈性操練而捨棄的,正是睡眠啊,哈哈哈哈。【按照普世大公教會傳統,每人都應該在大齋節期間學習捨棄一樣東西或享樂,操練簡樸清心寡慾迎接基督受死復活。】


好,今年大齋節期間,我就抽時間一讀買了近半年卻未認真看的 Archbishop's Official Lent Book -- Miroslav VolfFree of Charge: Giving and Forgiving in a Culture Stripped of Grace不過我答應過Athesis,完成論文之前都只看跟她直接有關的書,咁點呢?唔 … 不會太介意吧,同是Miroslav VolfExclusion and EmbraceThe Future of Hopemore or less跟論文的思考有關,這本可能都發現有關係呢,啊?


11 comments:

Ben said...

若多喝一點 Scotch Whisky,會否有助睡眠...?

輝記 said...

"批閱本來打算留待早上才看的幾份遲交的學生作業.....",你要教書咩?講多D黎聽吓啦!

祝 早睡早著!

Yam 飲者 said...

Ben:Scotch Whisky無妨多喝一點,但無助睡眠,大年夜跟你們喝過,還不是搞到四點才睡!

輝:非也,只是這個學期當『電影、宗教與倫理』一科的助教,負責帶十五個3rd & 4th year undergrad的導修討論,每週批閱作業,就係咁囉,冇咩野好講喇。

輝記 said...

噢!原來如此。你是一個好的Professor,過往受業於幫主門下,也獲益良多!這班小朋友有福了!你也可以好好磨一磨你的教書棒,回來後或許可以開壇作法,廣結善緣救蒼生了!哈,突然飄來了盧艾喬醫生的模樣!發開口夢了......

輝記 said...

"其實我不是不想睡,而是到了深夜自然眼光光非常清醒....." 你怎麼變了王風?在Scotland見過他嗎?

Yam 飲者 said...

輝:(on your last comment)
還以為世上只有我會如此熟讀對白,難道閣下上了身不成?不過王風當時只是說,「我唔係唔想訓,其實我真係好想訓架」,跟著就在九龍塘跑步了,都沒有我的下一句。

輝:(on your comment before the last)
1.請勿隨便亂叫幫主,咱們北海幫人人皆幫主,一定要標明是跟那位幫主說話,不然就只能回應:are you talking to me?
2.是『羅』艾喬醫生,『羅』!他的名牌上是這樣寫的。
3.我或許是個好的professor,卻也是個永遠當不成的professor;吾師都不過是senior lecturer,我要當上professor或許九十歲的事了。(都快咯!)
BTW,回來香港,揾到餐飯食都好了。早幾天跟香港一位也是一夜無眠的神學院院長skype,他說『你搞乜呀,咁耐仲唔返來!』我說『好驚呀,返來冇野做呀,逃避緊呀我!』他答『返來冇野做,未去之前都應該諗到啦,而家至識驚?』死未!連院長都一早睇通我冇野撈!

輝記 said...

王風仲會在床邊做Sit-up,去㕑房煲奶,去厠所嘔奶。我也在這段時間經歷無眠的日子。今日吾軀歸(了)故土,他朝君體也相同!明白,明白。但你回來入神學院教書,機會大嗎?

路過的另一個北海幫主 said...

輝兄:Are you talkin' to me?

Ben said...

Yam幫主:大概我少見多怪,但想像神學院長失眠較容易,想像他們用skype聊天就較為困難!

Yam 飲者 said...

輝:渺茫。

另一幫主:怎麼說自己是路過的呢?自家人,沒有路過的啦。

Ben幫主:先得澄清,那位可不是咱們David Ferguson院長啊。第二,院長不是失眠,而是那個晚上不怎麼睡覺而已。第三,Skype只是一部不用錢的長途電話吧了,那就不難想像啦。

Pakkin said...

只好點唱一曲〈無心睡眠〉給在北海獻身學術又「冇覺好訓」的幫會英雄了。

「憂鬱奔向冷的天…」

::Pakk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