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 the business of theology it is hard not to be controversial - Jurgen Moltmann

Thursday, 30 March 2006

無關痛癢的大事件

某天吃飯時偶然在BBC Four看了一集Days that Shook the World,這次講1979116日,伊朗巴列維國王被迫去國,兩星期後宗教領袖高米尼回國掌權。從此,伊朗以致整個中西亞地區走上了一條不一樣的路,世界的歷史也不再一樣了。

想起數月前在電視上看過的一套紀錄片,片名大概係How the Vietnam War was Lost咁上下,講述1968年兩件同一天分別發生於美國中部和越南戰場上的事件,互相毫無關係,卻不約而同導致美國民情突然逆轉,令美國最後兵敗如山倒。

我突發奇想,過去幾天周圍發生的事情或許微不足道,但誰知若干年後回顧,會否成為歷史上的days that shook the world呢?

326日星期日,愛丁堡巴士加價。此地最主要的巴士公司Lothian Bus的市內單程票由80便士加至一鎊,跟郊區收費看齊。(是的,坐得遠其實算頗便宜。)此事非常低調,我若非天天捺下《愛丁堡晚報》(Edinburgh Evening News)標題都不會察覺,輿論也不見得有甚麼反應,大概因為絕大部份乘客都用付月費的Rider’s Card,不受影響。

同日,蘇格蘭開始室內禁煙。鑒於吸煙人口多得驚人,嚴重威脅全民健康,蘇格蘭國會去年通過實行「公眾地方室內全面禁煙」,包括食肆酒吧賭場甚至連貨車的駕駛座都無一倖免。一些酒吧老闆雖曾夷伊哦哦,但社會反對聲音微弱。根據美國某些州份的經驗,實施類似法例不足一年,急症室每周接收的心臟病突發個案便減少了80%。英格蘭和威爾斯明年將會跟進,香港煙民的數量和力量肯定沒有不列顛那麼龐大,請問香港政府有何打算?

又同日,不列顛聯合王國轉夏令時間。這個每年例行的「儀式」行之數十年,但不見得受歡迎,有人說情願晚上早點見到星星,有人埋怨搞亂生理時鐘成個月。更有某大學的統計研究發現,轉夏令時間之後頭一個星期,早上交通意外多了,但晚間罪案減少了。正當不列顛爭論能源政策和環保措施之際,夏令時間的角色又是甚麼呢?

328日,不列顛聯合王國各地過百萬市政府人員(council workers)大罷工,支援服務癱瘓,可能是1926年全國總罷工以來最大規模的工業行動。市政府員工抗議政府削減他們提早(六十歲)退休的長俸,政府卻說他們要跟全國一般雇員看齊,不可能要求特權,增加納稅人負擔。雙方企硬,未來數月也許仍有好戲上演,但對不列顛長遠的就業結構會帶來甚麼影響嗎?

同日,利勿浦華人Lin Liang Ren(林亮仁?)因廿一項誤殺及有關罪名,在英格蘭被判入獄14年。兩年前,廿多名來自福建的黑工受雇於林氏,在英格蘭西北部Morecambe Bay採蜆,被洶湧的急漲潮水溺斃,震動兩國。法官判辭說,林氏剝削自己同胞,妄顧死活,事後表現冷漠,還教唆倖存者把責任推到死者身上,企圖妨礙司法公正。黑工毫無採蜆經驗但為錢搵命搏,收入僅夠糊口生活不見天日,收穫卻由工頭雇主高價賣給食肆,食肆又以更佳價錢賣給愛吃美味鮮蜆的歐洲食客。

人死去,人坐牢,如今Morecambe Bay蜆繼續採,只不過中國工人換成波蘭工人。不列顛內政部竟說,黑工太多,理唔到都無計。這條「食物鏈」正是當今環球經濟剝削的縮影,我們每天穿的吃的用的,有多少不是來自不見天日的廉價勞工搵命搏的?

又同日,法國各地百萬青年第N日上街示威,抗議政府提出的青年就業新法案,在巴黎演變成暴力衝突。去年巴黎市郊的新移民大騷亂,到這幾個星期的示威衝突,暴露了一直壓抑著的多重社會矛盾,和底下的政治經濟困局。這塊眷戀昔日光榮的革命聖地,備受歐盟一體化衝擊,這趟國內沉重政經壓力,會對把它推向怎樣的將來?又會把歐洲推往甚麼方向?

也是同日,以色列國會大選,新成立的Kadima(直譯「前進黨」)勝出,原執政的Likud(直譯應該是「鞏固黨」,不知是誰把它稱為「利庫德集團」)慘敗,但整天只有三份一選民投票,創歷史新低。上場的新黨主張以土地換取和平,把部份土地交給巴勒斯坦政府,兩國共存;可是對方卻剛剛選出誓要消滅以色列的哈瑪斯執政,歷史的玩笑何時了?風雲多變的巴以關係和中東局勢,明天會怎樣?

329日,日全蝕,由巴西的日出,西非的早晨,到中南歐的正午,西亞的午後,一直到蒙古日落。天有異像,地有劇變嗎?誰要冒起?誰要衰落?

1 comment:

nocigarette said...

搞笑反吸烟电视广告, 看一看吧:
http://doask.spaces.ms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