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 the business of theology it is hard not to be controversial - Jurgen Moltmann

Wednesday, 22 March 2006

無啦啦的春分大雪

不是說春分了嗎?崇基神學院那個好朋友還說花開遍野,我竟然日頭白白碰上了一場歷時30分鐘的大雪。Oh la la .....

本來打算下午出席大學的跨學科電影研究網絡那邊的研討講座,關於法國導演Jean-Pierre Jeunet的歷史災難觀,雖然對那導演不很有興趣(去年看A Very Long Engagement [Un Long Dimanche de Fiancailles, 2004] 真是片如其名看得我頭暈轉向叫晒救命),然而題目挺有趣;但愈想愈覺得路途遙遠,從我家走路到大學中央區要45分鐘,大風不想走,坐車又唔捨得。(巴士市內單程80便士,星期日開始加價至一鎊,我將會更唔捨得搭。)

加上那頓然失去了春分氣息的三月廿二日,更給我懶惰的藉口,最後就決定不去了,改為係咁意落街打個圈算數,順便把家裡積存了數月的免費報紙Herald and Post拿一部份去鄰街的環保箱回收。

一出門,噢?怎麼下起雪來了?下午明明應該有三四度的嘛,還愈下愈大,成身都係,打橫迎面而來,好在我都知道天氣冷,穿了厚外套,但沒想過白天就下雪。

皇家氣象台說,本月是不列顛聯合王國十九年來最冷的三月,春天將會順延兩周來臨。但是星期日又要轉夏令時間,唉真係。

不過總慶幸沒有走那45分鐘的路,懶得有道理。嘻。

10 comments:

ton^chat said...

(你也愛說oh la la...)
我亦很怕轉夏令時間,本來看著天愈來愈亮很朝氣勃勃,卻突然又要人摸黑起來上學,無啦啦少左一粒鐘囉。

Hauming said...

我這邊單程要1鎊40便士呀......

來英已有一年半,經歷過幾次冬令轉夏令,夏令轉冬令,但係每一次唔係唔記得,就係校錯左鐘(我永遠都搞唔清究竟要校早定校遲!)希望今次會成功!

Hauming

Yam 飲者 said...

唉,巧明,我們其實身處兩個不同國家,怎能比較?英格蘭南部甚麼都貴很多。況且牛津大嘛,愛丁堡「市內」範圍好細架咋(應該細過從大圍到馬鞍山好多)。倫敦市中心要£2.40,想起都驚。
如果我天天搭巴士,買pass會平好多好多好多(平均每天一鎊多DD),但我沒需要嘛,步行回咱學院28分鐘,OK啦。

趙小姐,我其實很不喜歡轉鐘,無啦啦搞亂D時間,真係。

zo said...

HAUMING出現, 搭下咀先.
早陣子無線播一個由陶傑主持的細說名城,
最後兩集講牛津大學城,
我係咁睇, 睇下見唔見到你地...:)

我咁大個女都未見過落雪呀飲者, 真羨慕.

Dot said...

巧明, 在倫敦用蠔咭(Oyster Card)唔洗£1.4架喎, 應該都係80便士(唔知加價後仲係咪).

據我走之前的消息報導,阿市長調低左居民的交通費, 但專呃遊客錢,唔用蠔咭就要比得"豪"一些.
所以都係蠔一蠔抵d!!!

慣左在倫敦坐車有capping cost, 以flat rate 任搭地鐵/DLR/巴士, 返來覺得香港車費其實都唔算平噃!

OiOi said...

嘩,咁多熟朋友(巧明,妳好!)
原來依家英國車費咁貴呀, 唔, 我成日心思思想重遊故地.

Yam 飲者 said...

咦?呢位貴客點稱呼呀請問?

Yam 飲者 said...

噢噢噢,原來是馬總,失覺了,恕罪恕罪。好在有線人通水。

OiOi said...

咦,邊個快人一步通水呢?
唉,天天濕度97以上,只是腫馬一匹而己。

Hauming said...

哈,唔知點解要係飲者個場同其他人打招呼!各位朋友大家好!

首先回應阿蘇,陶傑節目《細說名城》我在無線網站看過一集,我地事前都唔知佢地來牛津拍攝。你見我地唔到都好的,事關個個都話佢訪問果兩個學生好傻仔。嘿!其實佢地都係我地朋友,咪睇佢地傻傻地,其中一個剛畢業就去東方海外英國分部打工,未夠兩個月就轉左去荷蘭教書呀!

資料提供給Dot姐,倫敦巴士車費,若果用oyster card,確實係80便士搞掂,事關我去倫敦返學時,次次都會好緊張咁check usage,驚死佢扣多我錢(underground成日扣多我!);我都想牛津有oyster card,但係似乎佢地鍾情司機車上找贖呢個system多D。

馬總,通水給飲者的人是我;一句講哂:保重身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