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 the business of theology it is hard not to be controversial - Jurgen Moltmann

Wednesday, 1 February 2006

寒冷新春二三事 : 盤菜 .. 怪客 .. 神學(補)課

天真的好凍。

在愛丁堡第三個冬天了,印象中從沒有像這兩天那種真的覺得寒冷的感覺,屋裡暖氣整晚要開到「正常」度數(我平時習慣開好細而且自動控制只間歇地開)。

星期一早上看BBC天氣網頁,才知道原來早上日出前愛丁堡市只有零下5度。(在真正寒冷的地方,這只是小兒科,但在其實不算很冷的愛丁堡,這已經好犀利了。)

下午回學校,沿途所見的草地都舖滿了一層白色,夜裡結的霜都沒溶。晚上回家一路上,只能說是好凍好凍。


日農曆年初三,偷閒給自己弄個開年晚飯玩下 –– 使出渾身解數,首創「一人小盤菜」,勁唔勁?

材料:冬菇,蝦乾,瑤柱,大蝦,薯仔(代替蘿蔔);以蒜頭大蔥吊味,略加油鹽糖小許。

結果:正到痺,仲食唔晒要打包添。

伴餐紅酒:Andrew Peace Masterpiece Shiraz 2004Australia)。(鳴謝FAITHeatreDot Theatre聯合贊助,於Mary’s Kiss首映後原封不動留低益我!如果唔係過年都唔捨得開。)

本來除夕年夜飯也不錯,一早計畫好要弄我其中一味招牌菜「蝦仁炒蛋」,卻竟然略為失手,甚無癮。

之後一直盤算著再給自己搞甚麼開年好呢,但工作心情挺忙碌,到今天才的起心肝煮鑊勁野。好在煮得認真唔錯,總算對歷史有所交代。


天年初二開始出席大學一年一度的Gifford Lectures系列講座,散場之後一個在九龍出生的英格蘭人唔知點解看出我來自香港,抓住我鬼咁多野講,他非常健談甚麼都能夠講一番,但似乎相當好奇我和旁邊的新加坡同學,為甚麼會老遠跑來蘇格蘭唸基督教的神學。

我看出他的意思,唔知點解立刻好醒咁答:「Well,正如很多人說不列顛和歐陸等地方是後基督教社會,我們那裡其實也可以說是後儒家後道教後佛教社會呀。」(我的意思是,大家都對自己本來那一套沒興趣,你猛學東方野,我咪又研究你囉。)

他追問:「那麼你覺得自己有受儒道釋影響嗎?」

我答:「當然,影響非常深遠,正如你們無論如何否定基督教,始終深受它影響一樣。」

「丫,講得好。」

跟高手怪客站在寒風中過招完畢,雙方很快慰地握手拜拜明天再見。


正先前跟新加坡來的T同學也正談得興起,而且平時難得一見,便順便一起晚餐繼續口水。T是新加坡聖公會的牧師,去年剛來讀博士,專研愛丁堡一代神學大師 T.F. Torrance,在大師的根據地原地探索,確保原味。閒談間提及幾位廿世紀的神學宗師,他簡明握要點出他們的精髓特點,我突然好像補了一課當代神學一樣,認真執到。

年輕時扮有野,涉獵過一點關於現代神學的書;後來學人讀神學時,又狂啃了一些新經典,但始終是見樹不見林,缺乏了一副全局視野。

如今一頓意大利粉,登時打通經脈。真多謝T –– 他的中文名字,又劍又文,甚有武林高手的味道。果然係。

9 comments:

rickie said...

看到你的一人小盆菜,令我這個在年初二午晚兩餐都在吃十二人大盆菜的人,仍然忍不住嚥下兩啖口水,共事多年,竟看不出你煮o野有一手.

不經不覺,你在愛丁堡第三個冬天,我也快將畢業(還有四個月),總有點不夠喉之感,正在想繼續讀的可能性.

噢,忘了跟你老人家拜個年,祝你身壯力健,冬暖夏涼.

Yam 飲者 said...

嘩!稀客來訪,不亦樂乎,是俊珊姐吧?
這麼快就畢業?你是唸MCS吧?不過別在我面前提「畢業」啦,我今年流年「忌畢業」呀。(話晒第三年,開始有壓力喇。)
繼續讀好丫,難得你鼓其餘勇。我最鍾意慫恿人讀書架喇。有興趣又唔怕我老點,不妨來郵討論一下。

rickie  said...

其實我並非稀客,而且仲係你fans,
每三五七日就會到此一遊,睇吓有咩新料,
只係唔知點解冇法留言,
直至最近先搞得掂囉.
不過,默默咁睇住你同人招來招往都好過癮.

冇錯,快唸完MCS,只是接觸了一些皮毛,
好想睇埋d 肌肉紋里,
但我呢d 基層人士總有經濟考慮嘛.
所以考慮緊讀part-time,
邊做邊讀係冇咁爽,
但我都唔想捱死我相公嘛.

我對聖經科o既興趣比較大,
兩年來一直有讀原文,包括希臘文同希伯來文
奢望將來工作& 進修可以跟這範疇有關,
但想著自己此刻只像一個即將讀完幼稚園的人,
這個想法看起來好impossible,
唔知你老人家點睇?可否指點一吓迷津?
點條好路睇吓丫.

Dot said...

哇,唔覺唔覺又畢業啦...時間真快.
成日都好羨慕那些識希臘文同希伯來文的人,
哇...好厲害呀.....

剛與一班大學同學食完飯, 個個讀的學位都三四個, 不停咁讀;雖然自己都唔執輸,但係就發覺讀幾多都係「見樹唔見林」,可能真係資質有限,無計!!

任兄,支酒掂唔掂呀?? 澳洲酒較甜,相信點都容易入口的.

rickie said...

真係一個美麗的誤會.

其實我都係讀咗d 基本嘢咋, 其餘o既都仲要多睇多分析多練習, 同埋要靠d software 幫忙幫忙. 所以個software 幾貴都要買.

咁o既年紀, 要同時學兩種古老語言, 真係有血有淚, 粒粒皆辛苦, 有人讀到失眠, 有人讀到嘔, 每堂quiz之前真係走去廁所嘔o個隻. 不過, 我都好享受, 好滿足, 好excited. 依家睇釋經書都知知地d 聖經學者講緊咩, 唔會比人老點.

「見樹唔見林」, 我都好有呢種感覺, 讀讀埋埋好似讀咗好多嘢, 但就係一舊一舊咁, 覺得佢地應該有關係, 但又係資質有限, integrate 唔倒.

Yam 飲者 said...

俊珊姐:
人到了成熟階段還在校園裡,每個人成了基層人士,要認真計算代價。代價有tangible and tangible,但到頭來你會發現,現在以為intangible的,虛無飄渺的,可能其實是最tangible的,是你到頭來最介意的。

你也別妄自菲薄,話自己幼稚園畢業,中神MCS in Biblical Studies點都算是個有D份量的牌子 -- 如果你一個不留神欏埋個division award就更得。

首先要解決的,是WHY -- 你究竟想點。不搞清楚這點,繼續讀多少個學位沒意義,只會好像DOT的同學一樣,周身學位又如何?進修神學,好浪漫,也好實際;講calling,好難明;講passion,也許太單純;講expected outcome,或者易D咁。

跟著要面對的其實是三個W:what,when,where。(至於how,我認為只是技術層次的次要問題。)但這三個W其實卻又互相牽連,並非可以單一解決。
WHAT -- 光對聖經科有興趣並不足夠,不過我相信你其實可以pin point你最想繼續「切」的範圍。你需要想想,what do you expect to get out of that Biblical study。我不是指事業上,而是你期望藉研究聖經來解答一個甚麼問題。
WHEN -- 一鼓作氣是好的,但也不妨稍停一下(一兩年好啦),可以幫助自己冷靜搞清楚一些想法,了解自己真正鍾情的到底是甚麼,而且可以搵下銀。
WHERE -- 老實說,你在香港選擇不多(假設你是繼續搞聖經研究或有關的東西),只有兩間「中」字頭的學府比較可以,其他的想都不用想。離開香港呢,嘩,好複雜,有興趣慢慢再講。不過不妨說,你想跟張略還是跟張略的老師Richard Bauckham?你想跟黃根春還是黃根春的老師Gerd Theissen?咪係囉,下嘛!?(舉例而已,別太興奮。)

哎呀,講住咁多先,再講怕會得罪人。耳目眾多呀。私下傾啦。

Yam 飲者 said...

PS 俊珊:
漏了最重要的一句:千萬不要part time讀,千萬不要!
除非你只是想完成學位有個QUALI,那無妨。
但如果你想真正追求學問,一定無好結果。
所以,更加要好好計畫。

rickie said...

其實"再讀落去"的想法, 都係好初步,
暫時仲o係第一個W(why)度掙扎緊,
冇想過要得些甚麼, 只係好享受學習過程,
且常為新發現感到興奮,
彷彿好像好認識上帝多了一點,
彼此也親近了一點,
(可能以前讀經真係唔係咁認真)
或者就係你所講o既"passion"掛?

另外, 係教會裡面,
見到一些信主多年的弟兄姊妹,
詮釋聖經時仍然係"想像無界限",
講自己見解多過聽吓上帝講咩,
自己就好想將知道的東西同佢地分享,
等佢地都同樣領受& 享受聖經信息的豐富及relevancy,
可能咁亦係你所講o既 "passion".
或者, 小女子只係想做個小腳色,
冇諗過要當大學者, 所以想繼續讀,
暫時仲係為自我滿足對信仰的好奇,
同埋可以有少少幫倒人囉。

*追求學問純為自我滿足,
若apply在神學領域,係咪唔係好「正路」?

Yam 飲者 said...

絕對正路!絕對legitimate!
讀書求學,如果不令自己快樂滿足,為甚麼要讀?我們好像已經過了「強迫教育」的階段很久了嘛。
讀神學,還有甚麼比「讓自己更深入思考整理『信仰/上帝 <--> 世界 <--> 自己』的關係」更legitimate,更根本的理由?
老實說,普遍華人教會(我不想說『尤其』香港教會)的解經/讀經根本亂黎,這是不爭事實。一般平信徒亂黎,是如你所說「想像無界限」;有D(注意是有D不是所有)牧師傳道人仲亂黎,太多其實是「迷信」的unnecessary preconceptions and presuppositions。
請原諒我扮晒前輩咁講,看來,你已經真正跨進了研究聖經的門鑑,有點老夫當年「開始知知地聖經到底講甚麼」的興奮。
這世界上誰是「大學者」?我一個都未遇過。子曰:「蓋有之焉,我未之見也。」我們都是小腳色,小腳色好丫。
世界上多一個informed and sensible interpreter,自然會少一堆亂黎的人。
毛主席說:「人民,只有人民,才是創造世界歷史的動力。」
Peace be with y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