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 the business of theology it is hard not to be controversial - Jurgen Moltmann

Monday, 14 February 2005

訃聞:別了,我最愛的女兒 . Obituary: Farewell, My Most Beloved Daughter

遺愛狗間,典範長存


情深說話無從講,未曾道別已分離,

千山萬水哭無淚,他朝塵土裡相逢。

愛意洋溢的情人節早上,我們最愛的大女兒程佩德(德仔),在最疼愛她的母親含淚送別之下,終於離開了我們。她父親身在遠方夢未醒,收到來電已是人狗相隔空遺憾,再次做了不負責任的失蹤父親。

去年十一月底,醫生發現她患了癌症,而且已經擴散身體不同部位,無法治療。我由十二月初開始用番邦草藥實行另類治療,希望讓她的餘生能夠儘量平靜少痛苦,當然還抱有一絲對奇蹟的寄望,可惜為時已晚。

兩個多月來,德仔除了右腿因為巨形腫瘤壓著神經,走路拐拐下之外,都是食得痾得行得訓得好地地的。縱使渴望的奇蹟沒有出現,但她衰退的過程十分緩慢,情況非常穩定。沒想過新春期間幾天內急轉直下,Ian醫生認為她已經非常辛苦,極力主張是時候讓她平安歸去了。

德仔是頭略帶狼狗(德國牧羊狗)血統的唐狗,1992年6月生於沙田道風山某戶人家處,同年八月便來了我家,跟我們分享了十二年半滿足快樂的時光。

正如其他德國牧羊狗一樣,她小時候全身黑默默的好可愛,而且正如大部份小狗一樣,活潑跳皮而溫純。但德仔的特點是天資聰敏過狗,好奇心和學習能力極強,而且很有狼狗的定力和服從。長大後雖然體型中等但相貌非常狼,英姿颯颯好醒神,到了幾歲大仍然被人以為是未成年的狼狗。

她是我家的首席保安主任,主責監視電單車,送石油氣的貨車,和樓下鄰居的進出舉動;最近一兩年才漸漸退居幕後指揮,由其他年輕後輩分擔職責。

她跟我一樣喜愛平靜生活,村內其他狗狗有異動她必然站出來觀察,卻會保持冷靜絕少吠作一團;家裡小狗吵鬧,她就走到一旁遠離糾紛無咁好氣。

十多年來,德仔一直非常健康,而且十歲過後依然頗為活躍,從沒試過大病纏身,也算是她和我們一家的福氣。

德仔,我非常對你不起。你用了你的一生來陪伴我,我竟飛了到老遠的地方,沒有陪伴你走過最後的路,是我永遠的遺憾,永遠無法彌補的遺憾。過去幾天,你一定很掛念我,在渴望我快點回來了。你會原諒我嗎?

我從沒想過你會這樣突然離去,你大概也沒想過自己會這麼快就要走,不過正如我經常對你說,你永遠都是我最愛的大女兒,永遠都是。只有你跟過我到西貢海旁吃飯散步,在沙灘上跑來跑去,又自己從堤壩跑下海裡游,嚇得我衝下去拉你回來。感激你跟我們分享了十多年歡樂的歲月,我很滿足了,相信你也挺滿足吧?最近幾年家裡的狗口多起來,我給你的時間和注意也少了,但你也只是默默接受,不像弟妹那樣爭風爭寵。

爸爸永遠懷念你每早給我的凍鼻哥和濕舌頭!謝謝你。

德仔,乖!


母 程佩新
父 任志強
妹 程小熊
弟 任我游 [任一多]
姪 任踏雪 任白石 任灰灰 任棕棕 任向前 [任海獅]


(德仔病發經過,見:http://yamje.blogspot.com/2004/11/my-daughter-has-cancer.html)

5 comments:

史提夫畸畸 said...

來匆匆, 去匆匆, 沒有太大苦痛, 是上主的恩典. 難過之餘, 亦覺欣慰

節哀.

Anonymous said...

任者:

看到你這個訃聞,也很心痛。短短數月你親愛的兒子及女兒相繼離你而去,完全明白你心裡有多難過。
或許,牠們選擇你在他方時才離開,是為免你更傷心。
請保重

Karrie

HCDC said...

我心痛。你的心必然更痛。

Fai@London said...

讓香港三藩市倫敦的暖,驅走愛丁堡的冷!Yam,撐你喎!

Pakkin said...

同泣…

我也想起我童年,在瘋狗瘟疫蔓延時,我那唐狗「烏嘴」。放學回家後,只見捉狗隊留下的殘暴,只見空空如也的狗圈。

我還記得手上的餘溫。

同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