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 the business of theology it is hard not to be controversial - Jurgen Moltmann

Monday, 12 June 2006

艷陽下的神學研討

【photo by Yam passing by Princes Street Garden East
on leaving the Divinity School, 13 June 2006】

上週連續幾天超級燦爛的陽光令人快慰。

剛好今年的『蘇格蘭神學與宗教研究生研討日』輪到敝校做東道,當日碰上了我主觀經驗裡愛丁堡最炎熱的一天。早上回到學院,坐下才發現當內衣穿的T恤都濕透了,但只能死頂等待乾爽的空氣做天然抽濕。

研討日是否過癮,全賴各校同學們有甚麼拿出來發表。今年學術報告的涵蓋範圍跟去年就頗有不同,除了神學、基督教史、聖經研究等傳統的神學核心範疇必備之外,敝學院『非西方基督教研究中心』的同學沒有一個出手,整天連一篇研究普世基督教或者其他宗教的論文都沒有。

不過咱們幾個『傳媒與神學』博士生去年已經約定出馬,格拉斯哥『神學與文學研究中心』又踴躍捧場,便多了一個『文學/媒體與宗教/神學』的組別。

本來挺有興趣聽聽自家同學講Walter G. Muelder的經濟神學、早期基督教的書籍文化,還有港產K同學論Jonathan Edwards康德。但是當時因為熱加懶加心情緊張,我整天都留在『文學 / 媒體』那組沒有離開。

當天感覺,格拉斯哥同學們研究的都是比較正路的西方文學經典,譬如Dostoevsky (十九世紀俄羅斯)C.S. Lewis (廿世紀英格蘭)Godric (關於十二世紀隱士的美國小說)Tom Jones (十八世紀英格蘭小說,不是六七十年代歌手)。聽了大半天經典討論,心裡突然強烈地感慨,我跟文學相距何其遠。或許正如咱Amy同學說,我們畢竟是兩門完全不同的學科。

相比之下,我們在愛丁堡搞媒體神學的就顯得走偏鋒專門搞野了,又印度耶穌片又少林足球又甚麼見證的特殊性,另外又有人寫前南斯拉夫電影的政治神學,三尖八角騎騎呢呢。格拉斯哥大名鼎鼎文質彬彬的神學與文學教授David Jasper主持這組研討,不知有何感想。

與我同期從香港過來的K同學,當日虹光滿面,從衣著到神情都脫胎換骨,一看便知是已經完成論文了。一問,果然,剛剛交了不到兩星期。他是我親眼所見和親耳聽聞的裡面,在愛丁堡完成得最快的,心無旁鶩不問世事直踩三十二個月。服。

哎呀救命呀,唔好問我啦!

5 comments:

zo said...

文學/媒體, 我對呢四個字好有興趣啊:)

Yam 飲者 said...

你不是年年月月每天一直遊走於那四個字之間麼?沒有興趣怎成?

輝記 said...

看見艷陽下的愛丁堡,好掛住啊!或者上年沒有留在倫敦享受夏日陽光。真討厭香港的夏天!Yam,見你的Conference Schedule密麻麻,叫人興奮啊!等待著你的成果。

Yam 飲者 said...

唉,你個墨魚丸王,你唔係好人黎架你!見我conference schedule密麻麻仲興話奮添,我發夢發到七彩呀。
人地阿ZO見我排得咁密,都專誠慰問我啦,祝我present愉快兼之後發番個好夢咁呀。
承佢貴言,我研討日過後當夜,果然又發夢,而且破天荒夢見阿攝影LAM,破天荒傾左好耐好耐計。佢以前同我講野梗係得兩句架之嘛:「(1)老細呀...(2)都係無野喇。」呢次同我傾成朝,爆冷呀,我好開心呀我。

輝記 said...

唔係喎,飲飲,去多D Conference,即係準備得多D,咁即係可以寫得快D。一覺醒來,發兩個長夢,咁就攪掂左!好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