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 the business of theology it is hard not to be controversial - Jurgen Moltmann

Sunday, 18 September 2005

又到中秋,又一個學年開始


九月中,愛丁堡天氣還暖,遊客浪潮還未過去,大學的新生又湧來了。

一個不留神,原來我即將要開始第三個學年了。整個夏天沒戴手錶,時間依然走得這樣快,令人心寒。

早幾天,咱神學院舉行一年一度的開課前演講,由剛升任個人教席教授的林主榮博士發表就職演說:『最重大的文獻發現:恰如其分看死海古卷』(The Greatest Manuscript DiscoveryThe Dead Sea Scrolls in Context)。我大大話話縱橫愛丁堡兩年,都從未見過如此場面 老師們在外面還沒列好隊進場,整個講堂已經滿瀉,地上門外都滿了人,真不知是林老師個朵夠響,還是個題目夠衡。

死海古卷是教考古學者和《達文西密碼》讀者都引發無限想像的東西。林教授的演講很簡單,只是連串的小趣聞小故事小發現,但因他是世界上極少數真正跟死海古卷埋身肉搏的專家之一,親身對著古卷殘片逐塊考證逐字推敲翻譯,娓娓道來就別有味道。最過癮的莫過於他展示了一段1954年刊於《紐約時報》的分類小廣告 「現有四個泥瓶出售,內藏公元前二百年經卷,給宗教團體或神學院的送禮佳品,價錢面議」。咁都得。

林教授強調,死海古卷的確是二十世紀最重大的文獻發現,但絕非流行媒體所吹的,埋藏了甚麼驚人陰謀秘密,足以改寫基督宗教的早期歷史。它的重大之處,在於填 補了希伯來(舊約)聖經一千年來一直存在的一些字裡行間的空檔,給一些本來無厘頭尾的故事帶來新的閱讀角度,讓人更明白上帝的啟示。

翌日的開課聖餐崇拜就人少得多,同一個講堂小貓幾十隻,認真羞家,跟我初來時那次的座無虛席人頭湧湧,對比強烈。接著的免費午餐,人又好像多番D。看來基督的聖體寶血,吸引力比不上任食任飲的三文治咖啡奶茶,更遠不及死海旁邊的一堆殘卷。


論收穫,當然是那幾天神學圖書館的剩餘舊書大平賣了。有些同學如入寶山,一箱一箱抬走,我只撿了幾本特別的。除了一本叫《
Identity》的神學小書跟當前思考路向有點關係之外,其他都是收藏價值多於一切,包括五十年代聯合國秘書長韓瑪紹的信仰札記《Markings》【此書中譯本叫《痕》,印象中好像是尊敬的蘇恩佩女士翻譯的】,WGKummel四十年前的殿堂級經典《Introduction to the New Testament》,還有一本1887年版,紀念維多利亞女皇登基五十週年而出版的大部頭聖經,娃哈哈!總消費三鎊半,死未!

是夜中秋,外國月亮特別圓。我準備炒一「大」碟西芹蝦仁大宴自己。噢,唔記得買酒 沒關係,今早在教會聖餐喝了一大口,到時反芻就可以了。乾!

3 comments:

Yam 飲者 said...

剛剛瀏覽新聞時,無意中發現原來是日(9月18日)正是韓瑪紹秘書長逝世44週年紀念。1961年今日,他到非洲進行和平任務時飛機失事身亡。他去世後,同年獲追頒諾貝爾和平獎。
http://news.bbc.co.uk/onthisday/hi/dates/stories/september/18/newsid_3790000/3790079.stm

TSUI Carmen said...

Oh Yamjie, your semester has just begin? My mid-term is approaching!!!

Yam 飲者 said...

卡雯:那當然囉,美國甚麼都要搶先一步,八月尾便開課;英格蘭氣定神閑,十月開課;敝校去年改制,中間落墨,九月中「準備」開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