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 the business of theology it is hard not to be controversial - Jurgen Moltmann

Tuesday, 23 August 2005

解破數學謎團的聯想

星期日晚煮飯之際,翡翠台播「邵逸夫獎」(Shaw Prize)特輯,介紹2005年數學獎得主Andrew John Wiles

他得獎,是因為破解了令數學界苦思了三百五十年的「費氏最後定理」(Fermat’s Last Theorem)。

我對數學或者跟數學有關的東西從來半竅不通,卻對這個訪問看得出神。他數十年來對那個數學謎團不離不棄卻又不敢集中精力強攻,到最後決意閉關七載逐步解破,平淡又曲折得令人神往。

尤其他提到兩點,更令我聯想到自己求學問道的處境,深感共鳴。

第一,他形容自己要解通那個謎團,是把兩個從來毫不相關的範疇連接起來,有如在兩座孤島之間築橋。這不也正正是我現在身陷的險境麼?在兩塊峭壁中間搭橋,萬丈深淵,兩頭唔到岸;有時深夜乍醒,常常不知心靈歸屬在何方,如是徹夜輾轉不能眠。

第二,他說,以前從來沒有人正面硬碰這難題,他在劍橋唸數學博士時不敢以之為論文題目,到普林斯頓教書之後也沒有猛撼,因為當時世界上根本未有足夠的數學資源(mathematical resources)去讓人尋找答案。我頓然驚覺,自己的研究課題,也許當今世界上也沒有足夠而適當的神學資源(theological resources)可以透徹解開,於是一切從零搭建,難怪舉步維艱。

路漫漫其修遠兮 .....

Click here to read about Andrew John Wiles

What is Fermat's Last Theorem? Click here


7 comments:

Pakkin said...

哈哈!你被貼了。
(邀請你加入這個Blog Tag遊戲,詳情請看這裡。)

Pakkin said...

飲者,我近半年在想,有沒有一個/一組順理成章的神學取向,可以讓我們在參與媒體的解讀或創作時作為參考?
當我們不願意以宣教工具的形式來理解媒介,我們有怎樣的神學資源去另覓蹊徑?
我隱隱約約覺得,這個也許是我繼續思考的路向。我未知會點,都係繼續預備自己先。

sf said...

(離題)

最近 Timothy Lim, School of Divinity, University of Edinburgh 替牛津大學出版社 寫了本關於死海古卷的小書, 叫做 The Dead Sea Scrolls: A Very Short Introduction.

請問飲者, 此公功夫是否了得? 見解是否獨到?

Yam 飲者 said...

回離題的顏sf:
別考我了,我怎有能力/資格判斷此君功夫是否了得見解是否獨到?我根本唔識呢範。
林主榮老師今年擊敗了多位來自他校的歐美學者,獲委任為愛丁堡「希伯來聖經與第二聖殿研究」教授。我只知道,他是當今世界上研究死海古卷的第一線權威,著作大部份都非常專門而技術性,連題目我都看不懂是甚麼,今番寫成此書,等於武林高手教基本紮馬,肯定是廣大非專業讀者執到了!
http://www.div.ed.ac.uk/timothyhlim.html

sf said...

謝謝飲者教路.

Pakkin said...

飲者,你在我那個cbox下面click那個get one,開個A/C,然後copy那段html code,貼在你的blog的template內(side bar那裡)就搞掂。或者你可以去這個網址自己搞掂:
http://cbox.ws/
當你開了A/C登入後,可以去到Admin Panel>code generator,裡面會教你怎樣把那段code貼在你的blog上。

ohlala said...

竟然在你這漫漫路上無啦啦的認識了,該煨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