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 the business of theology it is hard not to be controversial - Jurgen Moltmann

Friday, 20 May 2005

創世新記Neo Genesis

很久很久沒聽過這樣震撼的學術報告了。

昨天出席這個學年最後一次「神學與倫理研討會」,加上晚上看BBC新聞網的兩則新聞,學術研究對應現實發展,讓我整晚思緒澎拜。

主講的是美國杜克大學(Duke University)神學院的倫理學者,聯合衛理公會生命倫理專責小組成員Amy Laura Hall,談論美國在二十世紀初至世紀中在全國推動的「優質家庭」(fitter family)運動的深遠影響。

所謂fitter family, 其實是鼓吹優生學,呼籲「優秀」的人要跟「優秀」的人結合,生育後代,那麼家庭就美滿了,而條件不好的「社會包袱」就不要生養了。原來這方面的宣傳當時橫 掃全美國,口號甚至說:「有些人注定生而為別人的包袱」。那些「社會包袱」,講到明是指長期患病的,身體有缺憾的,皮膚有色的等等。這套東西的理論根據, 就是十九世紀開始席捲全球的達爾文進化論。

令人吃驚的是,公認開明開放努力與現代世界接軌的美國主流基督教,原來當年竟然全面擁抱這套價值,在教會大力宣揚兼給它神學上的支持,反而天主教和公認食古不化的基要派卻極力抗拒它。

更令人訝異的是,原來百年前基要派基督徒抗拒達爾文進化論,主要並非在於進化論衝擊傳統對創世記的字面解釋(literal understanding of Genesis),而是在於進化論提倡的物競天擇(survival of the fittest),蠶食社會公平的基礎,會造成歧視的社會後果。

Dr. Hall指出,今天雖然已經沒有fitter family movement,但是它的基本價值至今依然影響著美國人的生活態度甚至某些生活習慣。而近年的遺傳工程研究,幹細胞研究,根本就是建基於一套「優生」的價值觀念;那些不停推廣生物工程的言論,其實也是利用人對「社會包袱」的恐懼和厭棄。

同一天,南韓研究人員宣佈成功「製造」出針對個別病人的幹細胞patient-specific stem cells);同一天,不列顛科學家宣佈成功「製造」了複製人類杯胎細胞

上帝按自己的設計創造世界,按照自己的形象造人,是為創世記。

人類按照自己的心意重新創造世界,重新設計人的形象,是為創世記II

工程開始了,但是,後果我們承擔的了嗎?


Click to read about the research of Amy Laura Hall

Click to read interview of Amy Laura Hall on Christianity Today, July 2004


4 comments:

Dot said...

這讓我想起我讀書第二份實習,為嚴重學習障礙者(adult with profound learning difficulties)做戲劇治療.

呢個稱號不太壞,我估都係學習障礙啫...但當我第一次見佢地,有些全身扭曲, 有些五音不全,有些全身不能動彈,只可動動眼珠....我在那刻, 我不是起了憐憫的心,而係即刻想到,點解呢個政府仲會放咁多資源在這些人身上?真係不明所以;在香港,好坦白講,呢些係廢人,而且真係樣貌好嚇人(估唔到自己果刻有咁賤的想法)...

我們都是這樣被教育成長的.
承認自己的賤, 也許才是學習接納和欣賞的開始.

當我跟他們經過了好幾次接觸後,突然好像明白了盧雲從亞當身上經歷的那種美妙的關係.我們的溝通有時只限於他握我手的輕重力度,卻仍是可以交流的.

在他們身上, 我看到自己的殘缺, 更多更多.

Pakkin said...

"更令人訝異的是,原來百年前基要派基督徒抗拒達爾文進化論,主要並非在於進化論衝擊傳統對創世記的字面解釋(literal understanding of Genesis),而是在於進化論提倡的物競天擇(survival of the fittest),蠶食社會公平的基礎,會造成歧視的社會後果。"

This is also my viewpoint. But my starting point is asking about what God's creation of the world really means. I think the Creation is about the order of the world, and the equality side of all creature.

路人甲 said...

如果創世記中的創世, 是指上帝把混亂變成有序, 那麼, 人在 play God、做的這些研究, 可能只是把混亂變成更混亂... 不能算是創世記II..

Yam 飲者 said...

回路人甲姊妹:
我同意你後半的說法,人類現在做的,是play god,是把世界原有的(受造的)秩序破壞;這是正統的基督教倫理觀點。
可是不少人覺得他們(我們?)是在「創造」一個更美好的新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