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 the business of theology it is hard not to be controversial - Jurgen Moltmann

Thursday, 19 May 2005

趁書墟


近日兩次到每年一度的Christian Aid Book Sale趁墟。

這舊書義賣每年五月在新城區的聖安德烈與聖佐治堂舉行,可說是愛丁堡「書友」的週年盛事,吸引很多人去尋寶。

我去年第一次見世面,都頗有開眼界之感 ── 它 用盡了那教堂內外每個角落,都擺滿了書;外面最貼近馬路邊的是一些流行或者經典小說,用來吸引路人,然後就是各種專門的書籍,如人物傳記,人類學社會學心 理學經濟政治歷史醫學考古諸如此類,還有大量的兒童圖書。只要是有興趣看書的,總會有合味道的類型。然後再進室內,就是考古尋寶區域了,比較冷門的文學 和宗教神學書籍夾雜在大批大批的老書中間,不少更是經典著作的第一版,真是望下都高興。

今年再趁書墟,收穫都算係咁,廿五鎊買了十本書另外四鎊買了兩張古典音樂CD。其中有去年面世的The Gospel According to DisneyJesus and Mel Gibson’s Passion of the Christ(是跟我偶遇的麥佐人老師發現的,一手塞俾我,叫我「買啦,好野來架」),還有敝學院羅邁喬老師談論第三世界債務問題的Life After Debt50便士,真慘),和一直沒有的起心肝(唔多捨得)買的Vaclav Havel: A Political Tragedy in Six Acts

去年我就開心到死,發現了一系列超偏門的「動物神學」著作和一些關於香港 / 中國基督教的百年舊作,還入了大量古典音樂CD,每張一鎊。最最最重大的收穫,是重遇上一本久違了十八年的老書,是社會福音神學鼻祖Walter Rauschenbusch的小書Prayers of the Social Awakening ── 1927年原版!嘩,原來往事並不如煙!前塵舊事湧心頭,立即攬實唔放手!

我跟此書的前緣有段古。話說當年在美國哥頓康維爾神學院,有次圖書館拋售舊書,由每本五蚊開始每天減一蚊,個個都搏無人咁快落手,鬥等。我由三蚊開始發現那書,心想呢D旁門左道野無其他人有興趣啦,一於等。最後一天早課之後 噢,本野去左邊?Rusty同學也在找呀找,他問我,你又係搵個本野呀?唉,心照啦,兩人異口同聲說,梗係Steve啦。當時同期專攻社會倫理搞偏門野的,就只有我們三人;不是他的話,就只有我們的老師the older Steve了。

正是:當年驚鴻一瞥無花果,情何以堪,如今舊愛重逢呵呵呵,想起都霖。

2 comments:

* said...

我縈住,你的舊愛還真不少。處處留情,啊?

Yam 飲者 said...

哎呀,阿星(*),幹啥隱性埋名啊?
你係咁縈住縈住,我真是「給你縈縈」啊。
不過說實話,我的舊愛新歡真的不少,除了這裡提及的散餐之外,最令我神魂顛到十多年的,是這個舊情人
另外今年再趁書墟,逢場作戲一刻歡娛者不計,帶回家的都記在biblio.yam之內,包括: archeological discoveries, special interest, 和some modern classics
歡迎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