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 the business of theology it is hard not to be controversial - Jurgen Moltmann

Tuesday, 14 December 2004

商界不仁,以萬物為西九

紅灣半島話拆又唔拆,好多人額首稱慶覺得打贏仗,話環保意識勝利,公民社會勝利,輿論勝利。我就無咁樂觀,因為隨時win a battle but loose a war。
看看一些商界人士投資界人士 ... [題外話:呢個名都幾好笑,「投資」本身是一種市場活動,竟然可以稱為一個界別,咁我都可以稱為買書界買送界食飯界人士囉] ... 唉,返番正題:
看看一些商界投資界人士甚至個別經濟學者,竟然話紅灣發展商向政治壓力讓步,為香港營商和投資環境帶來負面影響。有條友對住鏡頭講,拆卸紅灣本來是個合理合法的正常商業決定,可惜少部份政客把事情政治化,恐怕會打擊投資者對香港信心(大意)。最離譜那個陳啟宗,話香港而家變成全國最共產主義的地方,只重財富分配,不重創造財富,聽到我火滾!
香港從來有停止過創富嗎?但創富是創了誰的富?市民叫那1%最富有的人咪亂黎,竟然被指為左住佢創富。大佬,而家香港貧富懸殊名列世界前茅,就算唔咁偉大講甚麼社會公義,功利D都要講下財富分配啦,否則隨時大暴亂都有份,到時搞到我的警察朋友鬼咁唔得閒咪慘!
當代世界商業趨勢,講究企業的社會責任,環保意識,文化使命;或是假意或是真心,總之都要做,否則根本無法立足。這也是近幾十年來全球資本主義不斷自我完善得以繼續生存的因素〈或者手段〉。陳啟宗之流自暴其短,遠遠落後。所以我覺得何俊仁對明珠台講得對,這類人只適宜到貪污橫行毫無環保概念沒有公民意識的「未發展」地區做生意。
政府仲好笑,初時死都話無野可以做,一陣又話唔贊成拆,人地公佈唔拆就當堂表示歡迎,側側膊過關。根本成單野係偉大的特區政府搞出來架嘛 --- 先是好大喜功八萬五,跟著見玩大左雞毛鴨血,為平息地產商怒氣立即停售居屋,咁剛剛起好個D點算?紅灣點算?咁呢單野你話邊個問責好呢?D局長司長有甚麼話可以說?
鏡頭一轉PAN到西九龍。上一鏡剛剛TAKE完紅灣,呢鏡我可以期望甚麼?我還夠膽期望甚麼?
政府現在擺明好大喜功,大地在我腳下。假如將來又發覺玩大左,咁會點?
各大財團虎視眈眈,未來可以有大把合理合法的正常商業決定;我等小民吵吵鬧鬧就是把事情政治化,影響各國投資者的信心。
看著眼前的香港,不知何故,近日頻頻想起百多年前,孫中山組織「興中會」時形容清代末期的中國:「強鄰環伺,虎視鷹鄰,瓜分豆割,實堪虞於目前 ... 」。
起來,不願做奴隸的人們 ... 香港特區到了最危險的時候 ...

3 comments:

史提夫畸畸 said...

特區政府自詡香港是中西匯綷Asia's World City。

的確,我們有比西方資本主義國家更資本主義,自由經濟的口號下,甚麼都可為,甚麼都合理!

我們有比「舊中國」財主更麻木不仁的財主,與官員包庇下,甚麼都敢做,甚麼人都敢罵!

有這樣財大氣粗的資本家,你還相信這裡有真心搞文化的財團嗎?

Dot said...

政府不仁,以百姓為猫狗。
多言數窮,不若守於中。

Pakkin said...

我諗我唔算憎人富貴厭人貧,但班商家個邏輯真係當人係生產機器,成個香港都係工廠式運作。

當宣告上帝死了的同時,我們都死了。

::Pakkin::
Pakkin@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