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 the business of theology it is hard not to be controversial - Jurgen Moltmann

Sunday, 9 October 2005

學術殘酷一叮

咱神學院招聘「應用神學及基督教倫理學教授」,接替過檔普林斯頓神學探究中心的Prof. Will Storrar。遴選進入決賽階段了,日前三位最後入圍的候選人前來試講,老師們和研究生又聚頭試聽。

能夠入圍的,在行內都算是有名譽有地位之人,院長介紹其中兩人出場時,我心裡都暗叫:「噢,是他!」今番登上擂台,參與「學術殘酷一叮」,真不知感受如何。三人之中,C先生目前是美國某大學的神學與倫理教授,近年出版了幾本關於三位一體神論的重要著作。另外R先生是奧地利某大學神學系的倫理學教授,以德語世界為主要地盤,我悖,對他一點認識都沒有。還有W小姐則現任英格蘭某大學的宗教系主任,近年一直從社會科學角度研究不列顛基督教的衰落。

愛丁堡要請一個神學與倫理教授,茲事體大,也許在不列顛神學界還算是一件不太小的小事。當天除了神學院各範的掌門人齊集之外,遴選委員會還包羅了一些其他大學的重量級倫理學者坐鎮。當日坐在我隔鄰再隔鄰的,原來正是牛津專程來的Oliver O’Donovan。(話時話,此君廿年前出版的Resurrection and the Moral Order思路密集而艱深,我當年完全不知所云,兩年前還是讀到叫救命,當時幸得專攻倫理學博士的美國同學Kevin安慰我說:不用自卑嘛很多神學家其實都搞不通他的意思啦。)

臨場所見,C先生精力充沛講課如急口令,講近年基督教倫理研究的三大轉向,一副宏觀格局,又嘗試從神學世界鑽進流行文化,但被敝校某教授批評為把種族問題輕輕帶過,我擔心他神學夠勁但應用爭D

R先生則過份拘緊,講家庭倫理卻聲稱自己在那方面未做過深入研究,對本身講題週邊的問題未見深入反省,表現出來的神學思維略嫌簡單,可能是備課不足累事,我擔心他跟學生搭不上線。

W小姐以自己的長期大型研究為基礎,重新界定世俗化的來龍去脈,從實地觀察提煉出宏觀理論,可惜被盤問神學反省時卻東拉西扯說不出個硬道理來,我擔心她應用一流但神學在此不夠班。

最後誰人跑出?我等研究生人微言輕,不方便查探,靜待將來公佈結果好了。

1 comment:

Pakkin said...

嘩,好一場神學一叮……

看完你的報道,我個人會揀C先生,雖然我門檻都未見到,所謂揀都只係心中落注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