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 the business of theology it is hard not to be controversial - Jurgen Moltmann

Tuesday, 27 December 2005

務實的困惑


向來萬分敬重的前輩,那天忽然粉墨登場,在政府的宣傳廣告上鏗鏘有力的推銷官方政改方案,呼籲我「以務實的態度,邁向全面普選」。

前輩三十多年來一直掛在嘴邊的tag word是「突破」,如今突然變成了「務實」,難免令我感到困惑,錯愕,和渾身不自在。

相信看得渾身不自在的,當不只我一人 –– 起碼還有一(小)眾當日越洋相告隔山議論的昔日同袍。

我渾身不自在,是在於錯愕得難以接受。

難以接受的,並非前輩的立場 –– 既然這趟香港民意差不多正反打成平手,彼此立場迴異絕不為奇。況且正如喬曉陽先生說,兩種民意都要尊重。

難以接受的,在於他硬銷的姿態,以宣教佈道般確信的口吻,推銷一個起碼是(to put it most modestly)極富爭議的政制建議。廣告的硬銷,對應著政府的霸王硬呔,intra-textualextra-textual互相緊扣,更教人意難平。

相識多年,埋身共事也接近十年,深知前輩是個佈道家而非推銷員或者播音員,自己不堅信的他無法扮到很convincing地宣揚。那即是說,他必定是像聖保羅談論信耶穌一樣,「心裡相信口裡承認」政府的政改方案是邁向普選的無可替代的重要一步,才會如此披甲上陣。那是他個人對局勢的評估和立場,近乎一份conviction,很難爭辯,更難評說。

然而,他最後那句「以務實的態度」,來得如此堅定有力,無形中把「務實」獨家專利化了,於是by implication,彷彿支持政府才是務實的,反對政改方案就是不務實的。這姿態很難頂。

再加上前輩的多重身份,把自己擺放成「政府政改方案代言人」,起碼(to put it most modestly)屬於非常不智,令我十分不安。雖然名義上他是以公職身份出鏡,但他的「個人」形象根本跟那個機構早已成為一體,拍攝的場景又明顯是該機構的招牌背景,於是影片附帶(extra-diagetic)的信息自然是:「連那個機構都『務實』地支持政府的方案」。

還有,而且more significantly,前輩在香港基督教界的意見領袖形象深入民心,比很多主教牧師神學院長的叫座力強得多,於是他登場便帶來一重更厲害的潛在信息:「基督教領袖都支持政府呀,咪以為個個都同陳主教朱牧師一樣呀」。

前輩大概認為自己只是以個人身份或者公職身份出鏡,而且有caption大大隻字說明他是那個委員會主席。可是公眾形象怎有這樣clean and clear?我就不信那些設計這廣告並且決定邀請他出鏡的人,會沒有計算過這些附加好處。如果真的沒有,是他們蠢。

還有那個關係密切的機構,當今領導是個傳播學博士,外事頭頭是個頂尖的傳媒高手,我也不相信他們沒有想過這些問題。Henceforthlogically,我有足夠理由懷疑甚至相信,那個機構的官方立場是全力支持政府的方案,甚至認為應該呼籲教會支持。他們大概明知道這是個不受歡迎(unpopular)的立場,但相信自己的判斷是對的,於是從容就義,死就死吧。

對於這個立場本身,正如前面所說,關乎對當前局勢的判斷,我無法評說,更加not in the position to說三道四。

只不過,我覺得這趟的政改爭議到了最後,政府明明知道民意嚴重分裂,也完全知道無法通過立法會,仍然鑒粗係都要去馬,「無得改架喇,你地唔通過你地自己搵黎搞,一拍兩散啦」。這算是甚麼政府的態度?蔭權弟兄自許為政治家(statesman)而非政客(politician),但這算是那碼子的statesman

而很不幸,我敬重的前輩和那個機構,在政府不顧一切拼命強攻的時刻,把自己的形象跟那個霸王政府綁在一起助攻,起碼(to put it most modestly)是politically unwise,是socially insensitive

今後,對誰行公義?對誰施憐憫?可以存怎樣的心與哪位同行?


3 comments:

HCDC said...

我沒有飲者你想那麼多,也不能寫這麼多。因為我不願再想,也不敢多寫。只想說自己看到廣告時,心中一陣困惑。那感覺至今無法散去。

小堅子 said...

謝謝詳細地展示問題所在,這番行動可說是不智,或者你是不信,也很難令人相信,但這趟確是個人立場,有關人等只是勸說避重就輕……不過正如你所認識,勸說是勸說,到行出來時便走了樣,前輩雖屬智者一類,但面對政府和香港今天的處境,大概更需要記念記念,更需要智慧。

短片幾十秒,最難以忍受的是由下往上的「低炒」角度……不知還可以說甚麼,不過,有關機構青年網站並不會因此而說多或說少,手指仍然拗出又拗入。

Yam 飲者 said...

謝謝那個網站的主事人的分享。

其實我沒有理由不相信那只是前輩的個人立場(which is problematic enough, to be honest),而且我也傾向認為那是個人立場多於機構/群體立場。我在上文說「我有足夠理由懷疑甚至相信」那是那個機構的官方立場,意思是:這個解讀是完全可以成立的,也絕對有可能有(不少)人這樣理解。正如那位傳播學博士當年「炳」我的時候教落,人家的perception跟你自己intended的真相是同樣真實同樣relevant的,所以任何人都不可能說,「哎呀,我沒這個意思唷,你們太多心囉。」

Afterall,雖然我說過不能說三道四(以免好像前政務司長一樣),但還是欲罷不能想講多幾句:
一,人在鏡頭前在媒體裡,真是「立志低調由得我,行出來由不得我」,點到你控制?前輩和各有關人等大意得過份了。
二,很多年前我已經對前輩說,他屬於politically naive一類,在風雲詭變的局勢裡很容易中招。這回的個人立場和挺身而出的姿態,都正中下懷。
三,很多很多年前,那個機構對於某些職能某個職級以上的員工參與政治活動有嚴格指引/限制,不知現在還有效否?大概也要拿出來重整一下了吧?